您现在的位置: 咖啡吧 >> 相声剧本 >> 单口相声 >> 正文

郭德纲于谦相声台词——《男儿当自强》

作者:未知 来源:网友投稿 更新时间:2012-10-11

郭德纲:现在家里都是独生子女,一个孩子,都是家里的宝贝。
  谦:可不嘛,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。
  郭德纲:以前不这样,孩子多。
  谦:倒真是。
  郭德纲:就拿于老师家来说吧,那孩子就多。
  谦:是比现在多。
  郭德纲:于老师的大哥的小名叫大毛,二哥叫二毛,三哥叫三毛,四哥叫四毛。
  谦:那时候家家孩子都多。
  郭德纲:于老师的小名叫三块四。
  谦:什么呀,没那么多。
  郭德纲:我家孩子算少的,上面有三个哥哥,我排行老四。
  谦:那时候还不算多。
  郭德纲:小孩子都淘气,我那时候打架,在我们那一片儿没人敢惹,称王称霸,人称霸王。
  谦:怎么不叫王霸呀?
  郭德纲:你知道你说这句话的后果吗?
  谦:什么后果?
  郭德纲:我们邻居一个五岁小孩,就因为说了这么一句,我是一顿暴打呀。
  谦:一句玩笑至于吗?
  刚:至于吗?满脸都是伤,现在脸上还有疤呢,你看,你看。
  谦:啊,你一脸伤,你们谁打谁呀?
  郭德纲:我十岁,他五岁,你说谁打谁。
  谦:那你怎么一脸伤呀?
  刚:人家不得还手呀,他更惨。
  谦:你把人家给怎么着了?
  刚:手不能动换了。
  谦:打折了?
  郭德纲:打累了。
  谦:哈,你真对不住你的名号,你十岁打不过人家五岁的。
  刚:可说呢,他那天超常发挥,跟打了鸡血似的,尿检肯定阳性。
  谦:他尿检阳性阴性大伙不知道,你尿检肯定含糖,太菜了你也。
  刚:他这是找死,我转头就回家了?
  谦:干嘛?拿刀拼命呀?
  刚:回家找我三个哥哥。
  谦:小孩子打架都爱这样,你们四个小孩打人家一个,不公平!
  刚:管得着吗?谁说四个小孩儿?
  谦:你不是回去找三个哥哥吗?
  郭德纲:我大哥四十岁,二哥三十岁,三哥二十岁。
  谦:你妈掐着表生的?
  刚:你管不着,都是里程碑式的人物。
  谦:他们都成大人了,能管小孩子的事儿呀?
  刚:我们是兄弟,有难同当。
  谦:还真去呀?
  刚:我带着我的三哥哥就去了。
  谦:这哥哥太没六儿了,小孩子打架你说,还不把那孩子打坏了?
  郭德纲:(哭状)
  谦:这是怎么了?
  刚:我又挨了一顿暴揍。
  谦:你不是带了三个哥哥一起去的吗?
  刚:可是架不住那小孩儿有三个姐姐呀。
  谦:怎么着,三个姐姐能打过你三个哥哥呀?
  刚:这还用打吗?一个眼神儿过来,三个王八蛋全起义了,把我爆打一顿。
  谦:哈哈,你这三个兄弟太够意思了。
  刚:唉!人生真的没多大意思,兄弟都靠不住,何况他人,生亦何喜,死亦何哀。
  谦:伤了心了。
  郭德纲:我牙一咬,心一恒,眼一闭。
  谦:你要寻短见呀你?
  刚:寻什么短剑?我要寻长剑,我要练武术,我要自强。
  谦:这行,求人不如求己嘛。
  刚:我去找我们胡同口一老头。
  谦:老头会武术?
  刚:老头快九十岁了,走路都打晃。
  谦:那你找他干嘛?
  刚:老头有武功秘籍。
  谦:他怎么来的?
  刚:老头的爷爷是太监,从宫里偷出不少。
  谦:啊。
  郭德纲:最后传给了他的父亲,很多武林人士为了得到秘籍,到处追杀他的父亲,他父亲无奈,只好削发为僧,躲到了深山的寺庙。
  谦:哎呀哈,来的太不容易了。
  刚:武功秘籍嘛,能容易嘛?
  谦:我说这老头来的太不容易了。
  郭德纲:咱管不着,老头没要钱,给了我一本。
  谦:人还挺实诚。
  刚:我把我妈的镯子送他了。
  谦:啊,你妈知道了还不得打你呀?
  刚:我还管那个,回到家里,我关上门,蒙上被子,多里哆嗦就把这武功秘籍打开了。
  谦:什么内容呀?
  刚:扉页上写的是,版权所有,翻版必究,如遇质量问题,请直接寄往印刷厂调换。
  谦:这武功秘籍估计也是批量生产的。
  郭德纲:我再看看里面的内容,第一项绝技,螳螂拳,嘿这好。
  谦:有这么一门功夫,大家都听说过。
  刚:据书上所说,螳螂拳是根据仿生学原理,模仿螳螂的动作。
  谦:别说,好像有点靠谱儿。
  刚:我去逮了几只螳螂,按照秘籍上写的足足观察了三个月。
  谦:有效果没?
  刚:效果很大。
  谦:什么效果呀?
  郭德纲:一百米之外的螳螂,我只要扫一眼。
  谦:怎么着。
  刚:我能分出公母来。
  谦:嗨!那有什么用呀?
  刚:是呀,这也没用,咱是要打架,又不是考研。
  谦:考研也没用呀,考研也不考螳螂公母呀。
  郭德纲:就这眼神,考什么重要吗?(眼睛四处看)
  谦:你是要作弊呀?
  刚:你看那些考场上不好好答题,眼睛四处飘的都是练过螳螂拳的,都是同门。
  谦:嗨,这都不靠谱,找点靠谱的。
  刚:翻看第二篇,铁砂掌。
  谦:这大家也熟悉呀,怎么练呀?
  刚:由易到难,循序渐进。
  谦:倒是这么个理。
  刚:书上说先拍五年的豆腐,然后拍十年的黄瓜。
  谦:停停,你再看看书的扉页,是不是中国厨师协会出版的。
  刚:这是初期阶段,后面还有拍十五年的木板,拍二十年的砖头,最后拍二十五年的石头,大功告成。
  谦:七十五年,等你练成那孩子都八十了。
  郭德纲:(掐指头算了算)是呀,我一个身怀绝技的高人欺负一个老头,不大合适。
  谦:什么身怀绝技,人家五岁的时候,你十岁,人家八十,你都一百六了,你可能已经作古了。
  郭德纲:(笑)我把这茬儿给忘了,我也得老。
  谦:时间面前人人平等嘛,这铁砂掌也不靠谱。
  刚:我翻了两页,后面一个绝艺吸引了我。
  谦:什么功夫?
  刚:金钟罩铁布衫。
  谦:这功夫可了不得。
  刚:这好,练起来也简单。
  谦:这功夫能简单?
  刚:只要挨打就行了。
  谦:啊,你练武不就为了不挨打吗?
  刚:要想将来不挨打,就得现在多挨打。
  谦:让谁打呀?
  刚:是呀?找教练太贵,打一个小时得好几百。
  谦:你挨完打还得给钱,你这不是犯贱吗?
  刚:干脆上大街上找人吧。
  谦:大街上找人?人谁打你?
  刚:(喜)你别说还真巧,我刚到胡同口就碰上了一位,太合适了。
  谦:什么样儿的人?
  刚:膀大腰圆,虎背熊腰呀,我垫垫脚能够着他肚脐眼,他手表撸下来能当我裤腰带。
  谦:嚯,太壮实了。
  刚:我走过拦住他,嘿,兄弟,你长的跟猪一样。
  谦:啊,你是不是母螳螂看多了你,找死你。
  刚:(无表情),他没反应。
  谦:这人太有素质了。
  刚:你长得比狗熊还难看。
  谦:嚯,你也是贱的。
  刚:(笑了)
  谦:怎么个意思?笑了,这人也太大度了。
  刚:你长的跟于谦老师很像,(暴打动作)
  谦:呵,不至于吧,长得像狗熊都不打,像我就这样。
  刚:打完我后悔了。
  谦:怎么的呢?不是你孜孜不倦追求的结果吗?
  刚:全打嘴上了,门牙都打掉了。
  谦:该!
  刚:这铁布衫练不了了,铁布衫没练成,别把嘴打坏了,相声都说不成了。
  谦:有没有别的管用的,简单点儿的。
  刚:最后一项绝技,草上飞。
  谦:这是轻功呀。
  刚:是呀,打不过咱还不能跑呀?而且练成之后,飞檐走壁,没事儿也可以到银行,金店干点兼职什么的?
  谦:你要去偷呀?
  刚:那都是副业,不常去,主要是这功夫练起来简单,没有人身危险。
  谦:打怕了,怎么练呀。
  刚:简单,负重跑。
  谦:这好,就当锻炼身体,就算练不成飞檐走壁也可以强身健体。
  刚:我找了个水泥墩子,八百多斤,找了铁匠打了一副铁链子,一头锁在水泥墩子上,一头锁在自己脚脖子上。
  谦:干嘛栓着自己?
  刚:负重跑嘛。
  谦:啊,这是不是负的太重了。
  刚:我刚锁好,邻居们都来围观了,七嘴八舌,指指点点,这孩子犯了吗错,至于这样吗?是不是得了狂犬病,都往后退,可别让他咬着。
  谦:都误会了。
  刚:看嘛?有嘛好看的?没见过练武术的。
  谦:是没见过你这么练武术的。
  刚:练起来效果不错,没两天我就嗖嗖的跑呀。
  谦:拖着水泥墩子?
  刚:绕着水泥墩子?
  谦:那管什么用呀?
  刚:循序渐进嘛。可是我发现一个问题,跑着跑着头一阵阵的发晕。
  谦:老转圈,哪能不晕吗?
  刚:最后我们隔壁那吴老二给我出了个主意。
  谦:得脑血栓后遗症的那个吴老二?
  刚:你怎么知道?
  谦:你们家离白云黑土他们家还不远吧?
  刚:都挨着呢,这你怎么知道?
  谦:都知道了,你就说这吴老二给你出的什么主意吧。
  刚:他让我把找个眼罩把眼睛蒙上。
  谦:把眼睛蒙上?哈哈,这吴老二肯定养过驴。
  刚:你怎么知道?
  谦:这还不明白,就差把水泥墩子换成石磨了。
  刚:(低头沉思)
  谦:还不明白?
  刚:(猛地抬头)这个吴老二,都那样儿了还取笑我,别人我打不过,他我还打不过?
  谦:消消气,人家可是半身不遂。
  刚:半身不遂?马上他全身都不遂了。
  谦:打住,打住,你跟一残疾人叫什么劲儿呀,主要是你这武功秘籍实在不靠谱。
  刚:唉,是呀,我也很有感触呀?
  谦:有什么感触?
  刚:太监的子孙不可靠呀。
  谦:嗨,本来就没影的事儿。
  刚:你说我可怎么办呀?
  谦:去找本靠谱的,或是干脆找个师傅算了。
  刚:你别说,我看过很多武侠小伙,很多男主角都是从悬崖掉下去,不但没有死,而且还得了真传,练就绝世武功。
  谦:那是小说,更不靠谱。
  刚:谁说的?你试过?
  谦:没,没,没,我要试过还能站在这儿吗?
  刚:我就要试试。
  谦:你真要跳崖呀。
  刚:那还有假,小说上写得多好,跳完之后,就会有绝世的武功,而且会有老前辈传我百年的内力,然后重出江湖。打败坏蛋,特别是对门那可恨的小孩儿,我,(暴打状)。
  谦:嗨,嗨,咦嚯,小孩子打架,至于吗。
  刚:报完仇之后,我带着几个美女浪迹江湖,做逍遥游。唉,我向往。
  谦:这都迷了心窍了。
  刚:在一个黄沙漫天飞的日子里,我一袭长衫,迎着狂风,站在悬崖边上,脚下就是万丈悬崖,狂风吹着我的长衫呼呼作响,我就像一面旗帜。(旁边看了看,一阵头晕)。
  谦:太高了。
  刚:我思绪万千。突然有了无限感慨,想抒发一下。
  谦:那就抒吧。
  刚:啊!(张开双臂),哎哎,哎,啊。(掉下状)。
  谦:风吹下去了?
刚:等我醒来,发现在眼睛蒙着黑布,躺在床上。
  谦:你不是跳到吴老二家了吧?
  刚: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,孩子,你没事儿吧。
  谦:怎么着,还真遇上世外高人了?
  刚:前辈,我没事。
  谦:这可真是奇闻。
  刚:那老者又问,孩子,你动动手,动动脚,做做深呼吸。
  谦:遇上范晓萱的师傅了?
  刚:(动动脚和手)前辈我没事。
  谦:没摔坏。
  刚:好在那些灌木丛起了作用,你才没摔坏,孩子,你很幸运呀。前辈,遇上你我才真的幸运,就是为了找到你,我才跳下来的,前辈,请收我为徒,传我绝世武功,我好报杀父之仇,夺妻之恨。
  谦:嗨,有那么大仇嘛。
  刚:孩子,你没受什么伤我就放心了。
  谦:嘿,真是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呀。
  刚:请前辈成全,(转头)小刘,我看他外伤不严重,转神经科吧。
  谦:啊。

相声录入:努力拼搏    责任编辑:天天向上 

  • 上一篇相声:
  • 下一篇相声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    网友评论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没有任何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