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咖啡吧 >> 相声剧本 >> 网友原创 >> 正文

相声剧本 追女记

作者:闻笛圣婴 来源:网友投稿 更新时间:2013-2-18

甲:各位观众大家好,有幸能给您讲相声,我们俩十分高兴。
乙:(努嘴),要高兴你自个儿去高兴,别把我也扯上。
甲:你这是怎么了,谁招你惹你了?
乙:谁也没招我,谁也没惹我,我失恋了,心里不痛快,行不行?
甲:失恋了?哦,这样啊,这失恋嘛,对别人来说确实不大好受,可对你来说也就无所谓了,不早就习以为常了嘛,你不是被甩了二百来次了都?
乙:关键是这次我窝囊。我谈的最新的那个女朋友……
甲:别那么麻烦,说编号吧。
乙:二零九
甲:瞧我记性还真不差,真是被甩了二百来次,怎么着,这二零九怎么就让你窝囊了。
乙:移情别恋。
甲:不是,你前面的二百零八个不都是移情别恋吗?
乙:关键是这二零九恋上的是一日本人。刚开始还瞒着我,不敢跟我说,只说喜欢上了一个外国人。我人也大度,一听,我说那没事,不就喜欢一外国朋友嘛,那也是国际恋情,为咱国家的外交事业做贡献不是,爷们成全你。
甲:纯爷们。
乙:我说咱们好聚好散吧,让我看一眼那人,好祝福你们。结果我一瞧见那男的,我气不打一处来。
甲:怎么着?
乙:他好的不找,偏偏找了个小日本。你说小时候老师怎么教育咱们的,家仇国恨都忘了咋的?
甲:你等等,你瞧一眼就知道他是日本人?这日本人难道脸上写的有字不成?
乙:不是,我是从身材上看出来的。
甲:你从身材上能看出国籍?
乙:别的国家不敢说,小日本我是一看一个准。
甲:怎么着?你还有这特异功能?
乙:你有所不知,这男的穿着内外增高的高跟鞋,也就一米三三。你说能不是日本人吗?
甲:哎呦,穿着内外高跟鞋,才一米三三,那指定是日本人了,其他地方也没这品种。要不怎么说日本人聪明呢,浓缩的都是精华。
乙:关键是人短是短了点,可也不浓缩啊。
甲:内外增高,才一米三三,还不浓缩?
乙:人横截面宽啊,内外增高,一米三三,可人体重二百六。
甲:要不怎么说日本人富裕呢,瞧这营养,都是生鱼片补的。
乙:我当时个那个气哇,我说你就是找个高丽棒子,也不能找个小日本啊。可你猜二零九怎么说的。
甲:她怎么说的?
乙:她说她也考虑了,但不习惯吃泡菜,怕把自己吃成凤姐,所以只能委屈高丽棒子了。
甲:这二零九也够勺到(淮南方言)的,人韩国男人没准还瞧不上她呢。
乙:恩(鼻音,拖长)气归气,但实话实说,二零九的外形还是很过硬的。
甲:人韩国男人喜欢改装的,像咱们中国原装货,在那不吃香。
乙:反正不管怎么说,我气的够呛。可人也没搭理我,没两天,就坐飞机去日本,到什么长岛……
甲:没听说,只知道广岛。
乙:就是长岛,据说是当时广岛被炸了后,小日本又鼓捣出个地方,希望能长时间太平,就叫长岛了。
甲:都哪跟哪呀
乙:我当时一听她要去日本,立马就急了,提着裤子一溜小跑就赶往飞机场了。
甲:怎么还提裤子?
乙: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蹲茅房,我急的是也来不及擦屁股,站起来就跑向机场了。我路上边跑边下决心,打死也不能让她去成了。
甲:好~!有志气,你准备怎么挽留她?
乙:挽留,我一堂堂中华大好男儿,怎么能这么没出息?
甲:那你打算怎么着哇?
乙:劫机~!
甲:哎呦乖乖,这事可闹大了~!这可使不得哇,搞不好是要枪毙的~!
乙:也就是我拉肚子拉的腿软,跑的慢了,还没到机场,就看到飞机正从我头顶飞过。
甲:哦,没追上,你就庆幸吧你。
乙:你当我是浪得虚名,只会吹牛是吧。
甲:估计你也没啥虚名。
乙:告诉你,幸好爷们的准备的周全,哼哼,想飞到长岛,没门。我看飞机正好在我正上方,我一个甩身,潇洒的拉开外衣,不急不忙的从口袋里掏出了……
甲:你带枪了?
乙:掏出了弹弓,我迅速捡了一把石子,刷刷刷,射向飞机。
甲:我觉得以你的能力拿弹弓射飞机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,你该去射神六。
乙:胡闹,国家投入那么多人力物力财力研发神六,我们就能随便搞破坏了吗?你把我当啥人了?
甲:得得,赶紧收起你那弹弓吧。等到外星人侵略地球,就指着你拿着弹弓打飞碟来保卫地球呢。
乙:甭管怎么样,我的气算是消了一大半了。我琢磨着,我也不能再颓废了,得干点正经事啊。
甲:干什么正经事?
乙:我先走进了一家婚介所。
甲:婚介所?也对,被甩了嘛,头等大事当然是先把缺补上。
乙:也就奇了怪了,那天到婚介所登记的人特别多,队排的老长。
甲:婚介所生意真好,赶明我也开个。
乙:我想就算了吧,咱也别凑这热闹了,等人少的时候再来登记吧。正当我打算离开时,回头一眼瞅见一漂亮姑娘也在那排队,那姑娘真是太好看了,当时我可就动心了。我赶紧上前搭话。”哎呦,您早。”
甲:你们认识。
乙:那姑娘翻眼看我,没搭理我。
甲:搭理你才怪。
乙:您来找对象的。真巧,我也是。
甲:这不废话吗,来婚介所不是来找对象的,难道是来接孩子的。
乙:接孩子那是幼儿园。见姑娘没吭声,我想那就表示默认了。我接着问姑娘,“哎,你是女的吧。”
甲:什么话。
乙:“你要是正常的话,找对象应该找男的吧。”
甲:嘿
乙:我就是男的
甲:看出来了。
乙:要不我看您就别排队了,我也不用登记了,咱俩就先搭伙了呗。我话音刚落,姑娘终于开口说话了。
甲:说什么呀?
乙:流氓。
甲:这不就是流氓吗?
乙:我一听赶紧解释啊,我说姑娘我不是流氓,我刚和二零九,不是,就是我女朋友分了手,我人挺好的,要不你先试试,不行你再换。
甲:看来那姑娘的确很漂亮,这紧张的都语无伦次了。
乙:听我这么说,这姑娘算是看出我的真诚来了,就说(化音)你有钱吗?我一听这话,赶紧上下摸索口袋,里里外外掏出了三块八。
甲:可真够寒酸的。
乙:我不是上茅房走的急嘛,哎,你上茅房带个百儿八十万的。
甲:你也少贫两句,那姑娘怎么说的。
乙:姑娘撇着小嘴说:“看你也不是个有钱人,你要想跟我处对象,除非你是市长。”
甲:这姑娘要求够高的。我看你啊,早点放弃得了,这姑娘根本不可能看上你。
乙:我当时心里一凉,这市长可不好做哟。条件提的太高了。
甲:就是,你趁早歇菜吧。
乙:不行,咱不能轻言放弃,我记着七哥跟我说过,不抛弃不放弃。
甲:嘿,你是三多(化音),哎,还别说,你还真是有三多,你看你这张脸上,那是吭多痘多褶子多。
乙:去你的,别打岔。我琢磨着跟姑娘还还价吧,能不能不做市长做别的行不?
甲:对,要不你就问问做个二人组的组长行不行,找不到组员我还能帮你凑个数。
乙:我就对那姑娘说了,我说姑娘啊,市长难度有些大,要不咱换个别的吧?你看省长可以不?
甲:什么?省长?头一回听说,做不了市长做省长的。
乙:我本以为姑娘未必答应,哪晓得那姑娘不假思索,当即答应了。
甲:她要是思索了,就跟你一样成傻子了。
乙:回到家后,我可就忙活开了。
甲:怎么着,准备怎么个死法?
乙:我活的好好的干嘛要死?
甲:死了好投胎当省长嘛。
乙:你瞧不起我~!我实话跟你说了,我有一哥们,特有能耐,黑白两道通吃。我当即就去找他了,把事情一说。我那哥们听了后,那真是够意思,大手一挥,不就当个省长吗,小菜一碟,我兄弟的事,当总统都没问题。
甲:你那哥们真有这么大能耐?
乙:那当然,我还能吹牛咋地?
甲:嘿嘿,嘿嘿。要不你帮我问问,能不能帮我也弄个一官半职的当当。
乙:呵呵,你也想当官。
甲:谁不想当官啊,我要求不高,给个副职就行了。
乙:没问题,咱俩啥关系,给你弄个副部长怎么样?
甲:哎呦天啊,副部长,我想都不敢想,你要是给我弄成了,我喊你爹都成,
乙:这事虽然不难办,但得花点钱。
甲:只要能当上副部长,花点钱算什么,多少?
乙:两万。
甲:两万,我以为多少呢,我这正好有,拿去?(见乙正要伸手拿钱,连忙缩回)我这不是买官吗,这违法的事可不能做啊,别到时候副部长没当成,把我给整进去了。
乙:你就放你的心吧,还买官,就你这两万块钱连个副村长都买不来。我保证不违法,你还不相信我咋的?
甲:好吧,你拿去。可这都是我的血汗钱,你可得跟那哥们说说,看能不能给我安排个好点的部门做副部长。
乙:什么部门都一样,还有你的身份证得给我。
甲:好的,给你。
乙:记得还得给我准备一份申请书。
甲:什么申请书。
乙:改名字的申请书啊。
甲:我无缘无故改什么名字?
乙:不改名你做什么副部长?
甲:什么意思?
乙:你不是嚷嚷着要当副部长吗?
甲:恩
乙:把你改成姓复,叫部长。以后你不就是名副其实的复部长了嘛。
甲:哦,这样。我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省长好当市长不好当了。感情这百家姓里找不到姓市的~!照我说啊,你这沈长那姑娘肯定是瞧不上。
乙:这话你可就说错了。虽然此沈长非彼省长,但那姑娘从中却发现我的睿智了,决定跟我正式确立关系。
甲:哟,还真看不出来。
乙:只是做我女朋友之前,她要打电话向他父母汇报一下我的情况。这也是很正常的,交男朋友嘛,总得将情况告知下父母。
甲:这下可就悬了,他是怎么汇报的?
乙(话音)喂,是爸爸吗?我是小燕子,我找到男朋友了。恩,条件挺好的。身高啊,身高一米八三……
甲:你有一米八三?
乙:再减去二十六个厘米。
甲(掰手指算)一八三减去二十六厘米,还不到一米六。
乙:(化音)不错吧,长相啊,长的可帅了。两只眼睛,一个鼻子,对对对,有嘴巴,还有两只耳朵呢。嘴巴啊,长在下面,鼻子在中间,对对,五官挺端正的,没长错地方。
甲:这姑娘啥眼神哇,我看只要是个人在他眼里那都是帅哥。
乙:恩,咱们人类的眼光哪能和你相比?
甲:对,眼光是不一样,恩?你说啥,你们人类?怎么着,我被驱逐出人类成员了,我是什么动物啊?
乙:不是那意思,就是说你特别,眼光高。
甲:照这么看,这女孩的父母也认可了。
乙:可不是,满意着呢,我那未来的老丈人见人就说,我那女婿沈长可真是一表人才,有鼻子有眼的,那五官端正。鼻子长在正中间。那个子可高了,一米八三减去二十六厘米。
甲:嘿,这老爷子算数够差的,到现在还没算出来呢。
乙:不过有一样让老两口有些担心。
甲:什么啊?
乙:就是我没个正当职业。
甲:这倒是实话,那你赶紧找个工作吧。
乙:哪能这么轻巧。我这女朋友这么漂亮,普通工作能配的上她吗?
甲:那怎么着,你要找啥样的职业?
乙:要对社会对人民有着极大贡献的。
甲:什么工作不都有贡献吗?
乙:我就发现啊,现在这个医院看病的人特别多,门诊大厅队都排的老长。
甲:不错,很多人都有过排队看病的经历。
乙:对吧,这要是冬天还好,到了夏天,你说大热天的,大厅也没个空调,还不得热死?再说了,人本来就是病人,谁受得了?
甲:这话有道理。
乙:运气好的,顺利的把病看了。遇到个黑心医院,人是上上下下该查的不该查的都给你查个遍,你交钱去吧你。
甲:恩,是的。前些天我看新闻,就发现一个老头去医院居然被查妇科病了。而且很多医院还乱开药,我一个朋友,得了点感冒,结果人医生愣是给开了几百盒药。
乙:这哪是医院啊,这是药品批发部。我就觉得,我得做点事情,既能制止这种风气,也能让病人得到实惠。
甲:真没看出来,你能有恁大本事。
乙:做了些准备工作,我就去医院了。
甲:你是怎么开展工作的?
乙:“哎呀大爷你看病,您甭在这看啊,又排队又挂号的,干脆你到我们那,我们那有专家,随去随看,方便,收费也便宜。哎呦这位大姐您也看病啊,啥病,感冒,这点小病您至于在这排队吗,干脆您到我们那得了,啥时来都行,可预约……
甲:你等等,我瞅着你这好像是医托吧,我告诉你,这可是违法的。
乙:医托?你开什么玩笑,我怎么可能是医托?
甲:你这到处给什么专家拉病人不是医托是什么?
乙:我跟你明说吧,我不是医托,我就是那专家。
甲:你一没证,二没执照,你凭啥给人看病?
乙:呦,瞧你说的,我那点本事你还不清楚。小时候,我不经常给你治病。
甲:你啥时给我治病我咋不知道?
乙:贵人多忘事。上小学那会,你跟人干架,又打不过人家。那次额头被打破了,不敢回家,是不是我给你治好的。
甲:我想起来了,还真有这么一回事。那次我头流血了,回家怕挨骂,就一直在外面不敢回去,确实是他给帮的忙。当时他不知道从哪鼓捣出一把烂泥抹到我脸上了,反正血当时确实是给止住了。
乙:想起来了吧,就我这水平还不能开个不挂牌的诊所。
甲:我看你这诊所迟早得出事。
乙:说实话确实没出啥事。刚开始来的都是发烧感冒小病小痛的。随便给他们吊些盐水葡萄糖就完事了。那些天生意还真不错,结果还把盐用完了,回头做饭没盐了……
甲:你等等,你用的是什么盐水?
乙:说你小子没见识,盐水都不知道。就是把盐和把和把兑了开水。
甲:你就拿这给人治病,没出人命算你幸运。
乙:我是没出事,可我隔壁那家诊所还真是出大事了。我心里也有些怕,想着换个事做吧,正好这时候遇到我师父了。
甲:你师父?
乙:那天我还是到医院找病人。我发现一小伙子特有意思,和别人不一样。
甲:怎么着?
乙:这小伙子每天都到这排队,风雨无阻。而且人风格还特别高,每次轮到他时,他都主动让出位置,跟后面的人说,你们先来,我不着急。
甲:小伙子真不错,活雷锋。
乙:我一看,就找到他了,“哥们,看病啊,我看你老在这排队就是排不到,我看你也别这么麻烦了,到我们那让专家瞧瞧吧。
甲:小伙子跟你去了。
乙:不是,小伙子连连摇手,(化音)“不不,我不能去,我是在这工作的。”
甲:他是工作人员?
乙:我一听挺奇怪,在这工作的,医生吗?没穿白大褂,保安也不对啊,也没穿制服。
甲:那是做什么工作啊?
乙:我就劝那个小伙子,我说小伙子你要工作到我们那工作也行嘛,我们那没人,方便。小伙子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,“不行,不行,你那没人我没法开展工作。”
甲:搞了半天,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呀?
乙:在那看了半天,我算看明白了。这小伙子真不简单,看着大热天这排队的病人辛苦,他的工作就是尽量让大家早点回家。
甲:哎呦,这个工作太有意义了,那他究竟是干啥的?
乙:(做个偷包的动作)
甲:小偷?不会是小偷吧~!
乙:别说这么难听,人这工作可是利人利己。
甲:利人利己?
乙:你想啊,首先他可以让自己获得不菲的收入,对吧。
甲:谁都知道。
乙:其次啊,本来那些人是要排队看病的,结果一摸口袋,太好了,钱包被偷了,不用排队了,回家。与其在这累的要死排队把钱给医院,还不如早点回家躺着呢。
甲:你别跟我提小偷,太可气了。现在的小偷和以前可是不一样了,偷不着干脆直接抢,你要是反抗,揍你是轻的。
乙:真是太不像话了,光天化日之下这不是明抢吗?
甲:怎么,你们不是?
乙:看你说的,我能是那种人吗?
甲:说的也是,就你这小身板还真不能来硬的,谁掐你还不跟掐个小鸡似的。
乙:再说了,现在国家创建和谐社会,我们能制造矛盾吗?
甲:哦,你们能促进社会和谐。
乙:我师父跟我说了,我们走的是技术流。那些没技术含量的事咱们可不做。
甲:虽说只是个小偷行业,可你也是半路出家,想要走技术路线,我看有些难。
乙:这事得看人,像你这样智商的,不说机会渺茫,那也是难如登天。但换做我那就得另说了。
甲:说实话,要是说我的智商比你低我是绝不承认。但要是说起做小偷的天赋也确实很少有人能跟你相比,你看看这小脑袋瓜子长的,天生一副贼相。
乙:讨厌。我是说我聪明,学东西比一般人要快。
甲:你们要学什么?代写剧本 咖啡吧剧本网
乙:掏人钱包首先得练手法。
甲:怎么练?是不是煮一锅开水,里面放快肥皂,伸手去拿。
乙:呦,你挺在行啊,从业几年了?
甲:去。我是从电视上看的。
乙:你说的没错。但这个是过去的土法子,现在不行了。现在人都学精了,拿死物练习跟不上时代了。
甲:那你们怎么练的?
乙:首先得找一个最脏最臭的茅坑。
甲:不错。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。这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扒手,是得先从茅坑开始。屎尿缠身,也就无所畏惧了,脸自然也就不要了。
乙:去去去。都哪跟哪?到茅坑是为了练习手法,你那说的是心理素质,得在长期的工作实践过程中磨练。
甲:那你给说说你们到茅坑不是整米田共,是干啥?
乙: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,有茅坑的地方肯定有蝇虫,粪便越多,蝇虫就越多。
甲:终于明白了,爱因斯坦一辈子都是在研究这个。
乙:我们就是要靠捕捉苍蝇来练习手法。
甲:用手去抓飞来飞去的苍蝇。
乙:先是用两根手指夹,紧接着是拿着镊子夹。
甲:小偷掏包难不成都是从夹苍蝇开始的。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个难度有些大,没有个三年五载怕是学不下来。
乙:要不怎么说我天赋异禀,聪明过人呢。
甲:天赋异禀是看出来了,这长的是够异禀的,聪明可真没瞧出来。
乙:哼哼,本人不出一个月就能熟练的夹住每一只从我身边飞过的苍蝇,不仅如此我还能一只手同时夹住三只苍蝇,每两指间夹一只。
甲:真是了不起,神乎其技呀。看来我真是小瞧你了,没想到你还真是有两下子。
乙:其实之所以能这么快的掌握手法,除了先天条件外,后天努力同样少不了。我二舅不是说了吗,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。
甲:爱迪生是你二舅。
乙:为了能早日学成,我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呆在那个小茅坑里。吃饭睡觉都不离开。
甲:真是够渗的。
乙:一个月下来,终于大功告成了。现在我一天随随便便就能夹个百来只苍蝇。
甲:正好一盘下酒菜。
乙:熟悉了手法就该轮到眼神了。
甲:眼神?这还要练吗,你看你这贼眉鼠眼的不是正合适吗?
乙:废话,换做你一个贼眉鼠眼的站在身边,你能不提高警惕啊。
甲:说的有道理。
乙:不光如此,作为专业的扒手要一直目视前方,不能盯着别人口袋,包看。
甲:不看怎么下手呢?
乙:说你不懂了,用眼角余光嘛。这也是我们要练习的地方。真正的业内高手从来都是目视前方的,靠两角分析环境。(如果可以,最好能有个表演动作。)
甲:难怪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眼神不对呢
乙:别说你了,现在我跟我女朋友见面说话,我都是这样的。(偏着头,侧面对着)
甲:看来你是下足了功夫,怎么样,在医院摸了不少钱吧。
乙:是还可以。可后来病人钱丢的多了,引起了当地派出所和医院领导的重视。
甲:怎么样,我就知道邪不压正。
乙:一个多月前,派出所民警和医院保安联合组成了一个反扒小组,小组还配备了两条狼狗。
甲:嘿嘿,这下你们不敢再偷了吧。
乙:这你可想错了,反正以后我们是不知道,现在我们是正常上下班,一点没耽误。
甲:反扒小组就没起一点作用?
乙:哦,那也不是。主要是人反扒小组还没正式开展工作。
甲:都组建了一个来月了,还没开始工作?
乙:组建之后出点了小意外,所以他们就耽误了。
甲:什么意外?
乙:刚组建的第二天,他们的狗丢了一只。反扒小组的队员都忙着找狗去了,没顾的上我们。
甲:哪能这么巧,刚组建狗就丢了。
乙:也不是巧,是我们战术得当,那狗是被我师父牵走了。
甲:你们可真够缺德的,这还战术?
乙:师父说了,擒贼先擒王。
甲:打住。首先你们是贼,再者,那狗也不是小组的头。
乙:那是对你们而言。在我们看来,他们就是敌人。至于那狗的问题嘛,我们开会研究了,大家一致认为在反扒中动物的作用比很多人要大。
甲:看来你干了这么个不劳而获的行当,你那210号女朋友一定很高兴吧。
乙:嗨,别提了。
甲:怎么了?
乙:自打得知我的职业后,我那女朋友就跟我掰了。
甲:这姑娘真是不错。姑娘没说啥吗?
乙:她说,(化音)原本以为你跟别人一样,一个脑袋两个胳膊,看来我是小瞧你了?
甲:这话怎么说?
乙:我真没想到,你比别人多了一只手。
甲:三只手。我说你也别丧气,继续努力找你的211吧。
乙:不行,这次我是真动了真感情了。我一定要求她原谅我。
甲:那你咋办呢?
乙:为了表示我的诚意,我找到她们单位,在楼下跪了一整天。
甲:男儿膝下又黄金,真是下血本了。怎么样,她原谅你了吗?
乙:没有,影都没露一个。
甲:白跪了,一点收获也没有。
乙:那倒不是,其实收获还挺大?
甲:哦,啥收获?
乙:你不晓得,在那跪着的时候,不断的有人给我钱。一块的,十块的都有。晚上我回去一数,哎呦,还真不少。
甲:嗨,又成要饭的了。

剧本录入:努力拼搏    责任编辑:天天向上 

  • 上一篇剧本:
  • 下一篇剧本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    网友评论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没有任何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