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咖啡吧 >> 相声剧本 >> 名家文本 >> 正文

郭德纲 于谦相声台词 —《郭家菜》

作者:佚名 来源:网友投稿 更新时间:2012-10-27


郭德纲 于谦相声台词 ——《郭家菜》
20120503北展
 
 
郭:刚才是烧饼跟曹鹤阳
于:您的徒弟
郭:俩人说的节目是于老师新寿
于:我?
郭:您教给他们的
于:不,那您教的
郭:我教的我怎么不会呢
于:人家自己创作的(观众喊于老师我爱你)
郭:(说观众)真不嫌脏。你看看,你看看,祝你们幸福
于:嗨
郭:谢谢吧,你们老这么热情,我们都不好意思了
于:是
郭:五月三号,能来这么多人,特别的高兴
于:嗯
郭:今天咱们都别走啊,尽量多说一点,让你们乐呵乐呵
于:对
郭:先听相声,听完相声,那几个姑娘带着于老师,你们走哈
于:记一下我的电话
郭:138,后头随便
于:这叫什么号码
郭:这说明什么呢,大伙喜欢您
于:没错
郭:相声它未必是庙堂文化
于:嗯
郭:但是是民间扎根在草根里面的艺术
于:哎,喜闻乐见,挺好
郭:适合老百姓听
于:是挺好
郭:尤其咱们大伙,我也不知道您各位什么身份
于:嗯
郭:站在我这角度看,咱们都是一家人
于:哦
郭:都是普通老百姓,都是平头百姓
于:哦
郭:也有我这样的光头百姓
于:光头百姓?
郭:烫头百姓
于:嗨,什么头型不得是百姓啊
郭:但是,于老师比我身份还要高一些
于:怎么见得呢
郭:因为我,从我父亲往上倒,我们家都是正常人
于:呃,我们家都不正常啊是吗
郭:不是,我没说好,我们家都是正经人
于:哎,嗨,还不如正常人呢,不是,我们家都不正经的啊
郭:我们家都是普通人
于:我们家也是普通人
郭:您家里可不普通
于:怎么呢
郭:书香门第,宦官之后
于:啊,宦官之后
郭:咱也不知道在朝里什么身份
于:不能叫宦官之后
郭:这叫什么
于:官宦之后
郭:官宦之后,你的曾祖,那还了得吗
于:昂
郭:想当初,在清朝的皇宫里边,跟末代皇帝溥仪一起生活过几十年
于:哦,这么长时间
郭:厉害啊,末代皇帝溥仪啊。
于:嘿
郭:溥仪是跟着他曾祖长起来的
于:真的?
郭:哎呀,溥仪让你曾祖伺候的无微不至
于:照顾
郭:照顾的非常好,咱也不懂那个级别,据说相当于当年的李莲英
于:哎,太监呀
郭:哦
于:你刚知道啊是怎么着
郭:我哪懂这个去啊
于:您还不懂
郭:反正挺有身份的,因为后来溥仪写了一本书,叫《我的前半生》
于:这书很有名啊
郭:啊,书里还提到过你的曾祖
于:哦,还有过他一笔
郭:说小时候跟着一起长起来的,你曾祖看见这个书,很难过
于:是吗
郭:没想到皇上还记得我
于:怀旧
郭:人写了《我的前半生》,自己也想写本书
于:哦
郭:摊上了纸,拿好了笔
于:写吧
郭:叫《我的下半身》
于:下半身?
郭:写了有三天,一个字都没写出来
于:那就是下边没什么呗,我还不明白吗
郭:你这样说有意思吗
于:废话,您这太缺德了知道吗
郭:脑子不好,没想起来写什么东西
于:不知道写什么好
郭:哎,到你祖父就了不起咯
于:怎么呢
郭:他祖父,因为那会正是民国嘛
于:哦
郭:刀兵四起,狼烟滚滚,军阀混战
于:生逢乱世
郭:老百姓惨着呢,祖父说了:我不念书了
于:那干嘛
郭:我要练武
于:哦,弃文习武啊
郭:练武,往小的说强身健体,往大了说,保家为民
于:那也是
郭:不管是南方或是北方,这些个武术名家对你祖父都是非常的认可
于:哦,都承认他
郭:当然了,主要活动在北方
于:是
郭:北京地区,一提起你祖父来,都挑大拇哥
于:真的啊
郭:有一个外号,他叫冷面杀手
于:哦,就这么厉害
郭:简称冷面杀手
于:哦那要是全称呢
郭:朝鲜冷面杀手
于:嗨,说了半天这是一吃货呀这个
郭:这要碰见那辣白菜,那就没完了啊
于:好嘛,辣萝卜都不成
郭:了不得了
于:朝鲜冷面杀手
郭:虽然说有能耐,但是不欺负百姓
于:这有什么可欺负的呀
郭:除暴安良
于:哦,真会武术
郭:听说这哗比如说来一帮贪官,赶着几车的金银财宝
于:嗯嗯
郭:他祖父骑着马就去了,到那把枪掏出来
于:哦
郭:把手都举起来,我只劫财,你们要保命
于:哦
郭:哎呀,都怕,一提他的名字都怕,朝鲜冷面杀手来啦
于:行了行了,就把手举起来就完了嘛
郭:一听这马蹄声音:呱唧呱唧呱唧···就知道你祖父来了
于:哎,我祖父踩着泥来的,呱唧呱唧的干嘛啊
郭:马蹄子踩在地上有泥呀,啪唧啪唧
于:哎嗨,踩的更深了
郭:把手举起来,不要你们的命。都是求财,一天能抢好几番
于:哦
郭:哎,今抢着,明又去了啊把腿给我举起来
于:拔腿举起来?这还是求财吗
郭:这是劫色
于:哎,嗨,您别胡说八道啊
郭:好吧,事都过去了
于:压根就没这事
郭:这是他祖父,后来到了他父亲(拍自己)
于:您别往您自个那拍行吗,说话就说话,别那么多动作
郭:嘿,他父亲(晃身子)
于:你晃悠什么呀,一说到自个跟那晃什么
郭:咱得有一手势嘛
于:哪有手势啊
郭:于谦的父亲(双手挥开)
于:没这么些人
郭:今天是你父亲包场
于:没有这手势
郭:你父亲有男有女的啊,各种装束都有啊
于:嗨
郭:挺好,这老爷子后来就是做学问嘛
于:哦
郭:做学问,搞研究,一直到于谦
于:我这辈
郭:哎,说的相声,虽然是说的相声,但是在我这个行业里边,我觉着您超过我们所有的同仁
于:哎哟,那可不敢当
郭:实话实说啊,说相声的谁有钱,他最有钱
于:嗨,有什么钱呢
郭:郭德纲还没辙的时候,人家就家财万贯
于:不敢这么说
郭:拍电视剧
于:那倒是拍过
郭:拍电影,拍广告
于:昂,拍过几个
郭:好多企业跟他都熟,这一说八十年代末,九十年代初
于:嗯
郭:很多产品都找他
于:对
郭:请他来做形象大便
于:哎,不像话,形象大便像话吗
郭:应该是
于:形象大使(屎)
郭:你告诉我区别在哪
于:那也得这么说,废话,照你那么说,我成模仿秀了我
郭:可塑性强
于:没听说过
郭:别捣乱啊
于:那也是形象大使
郭:把手举起来
于:哎嗨,玩去
郭:有钱是真的,那会我们都没犯遮呢,人家就了不得了
于:不敢
郭:家里边有钱库
于:嚯,还钱库
郭:单有一间房子装钱的,我去过,打开门一进屋一瞧,哎哟我的天哪
于:怎么了
郭:由打地上码到这(一人高),一打一打的,都是新票
于:全是钱
郭:粉红色的新票,一屋子
于:嘿
郭:每一张上边都印着玉皇大帝
于:哎,全是冥币呀
郭:我的天呀,这得烧到什么时候
于:哎嗨,也就烧着玩嘛那玩意
郭:很了不起,做买卖人家最早
于:哎,比别人早几年
郭:好多人都说郭德纲也干餐饮,也做服装,那是这几年
于:刚干
郭:人家干饭馆那什么时候了,多早,九十年代就干过饭馆
于:是
郭:对不对,那会我还给人写过字
于:哎,他给我提过字
郭:我那字也不值钱,那会就上杆子呗,是吧
于:客气
郭:同行都不错,师哥开买卖了,开饭店
于:是
郭:写两块匾送给他了
于:还两块
郭:挂在饭点里边,东墙一块,西墙一块
于:怎么写的呢
郭:那边写的是客似云来
于:怎么讲
郭:客人像云彩一样那么多都上这来
于:嘿,吉祥话
郭:客似云来
于:这边怎么写的
郭:万里无云
于:哎,没人呐,这像话吗您这个,您这打灯谜呢你这个
郭:后来这饭馆就不干了
于:那是,一人没有我还干什么
郭:人还纳闷怎么不干这个了
于:那是啊
郭:但是对人家来说不叫事
于:不指着这个
郭:就是玩,交朋友。到后来,开了一个宠物乐园
于:哎,对
郭:尤其是最近,有人上微博上啊,网上啊,电视采访,经常能看到
于:对
郭:于老师有一个宠物乐园,牌面好听,四个大字
于:叫
郭:天打雷劈
于:哎,好不了了这个
郭:怎么着
于:天打雷劈不像话
郭:叫什么
于:天精地华
郭:天精地华,这是翻译过来
于:翻译过来的
郭:对,英文叫天打雷劈
于:嗨,压根就叫这个
郭:北京大兴,占地60亩
于:哦
郭:列位,六十亩地呀,拿眼一望都望不到头
于:那么大
郭:多大呀,也就是您,有这个实力
于:没有
郭:养了很多的小矮马
于:是
郭:跟狗一般大
于:就这么点
郭:小矮马,这是美国最好的种群,买了十七匹
于:嗯
郭:来的时候十七匹,现在二十五匹了
于:还繁殖呢
郭:每一匹都侵注了于老师的骨血
于:哎,没听说过
郭:实话实说,他累呀
于:这不像话,别说了别说了,骨血像话吗
郭:那叫什么
于:那叫心血
郭:有什么区别
于:哎嗨,您这都不明白,这区别大了
郭:哦,不懂这个,反正小马看见他,就跟看见父亲似的
于:还是那意思呀,得得,就是倾注心血
郭:心血
于:对
郭:小马特别可爱,我说这玩意能骑吗
于:能骑啊
郭:他说别看它小,负重二百来斤
于:没错啊
郭:我给你骑一个,我试试(骑马状)驾···哎,唉唉跑堂啦
于:马跑出了啊
郭:小嘛
于:骑不上
郭:哎,养了很多的小狗,各式各样的小狗,哟,好看至极
于:嗯
郭:咱也不懂呀,看着热闹呗
于:是啊
郭:还养了好多那个,鸡
于:也有点,你想象什么呢这是
郭:养了不是有点,很多,鸡
于:哎,不少
郭:那个两头翘的那个叫元宝,元宝鸡
于:对对对
郭:特别漂亮,还有珍珠鸡,是吧
于:有
郭:还那个那个,那叫什么来着,野鸡,尾巴很漂亮的那叫什么
于:雉鸡
郭:对了,雉鸡,嘿嘿,俗称叫
于:野鸡
郭:哎,好好好,养了好些个
于:那天请您到那玩去
郭:嗯嗯嗯,我给他写个匾
于:哦,您又题匾了啊
郭:于家大鸡窝
于:什么词啊这是,我都没听说过,太难听了
郭:那还种了很多青菜
于:昂,那是绿色食品
郭:靠着南墙开这么一块地来,外边的菜呀,农药超标
于:哎
郭:家里这干净
于:对
郭:没有化学的东西,开出十来亩地来,各种青菜都有,哎,全上的他们家人自己的肥
于:这我们家人得多能拉呀,一人供十来亩地
郭:将近二十亩,这一家三口人没别的事啊,天天的吃,吃完之后就上肥
于:这不是糟践东西吗这
郭:吃别的味不对
于:哎嗨
郭:北墙这有他开的一块苗圃
于:干嘛呀
郭:种了很多的菊 花
于:哎,瞧我种的这东西
郭:各种各样的菊 花,我给题字:于谦的菊 花
于:嗨,太难听了
郭:真好,我觉着人家这辈子没白活
于:还行
郭:真的啊,跟自个院里边想吃什么,想吃鸡
于:嗯
郭:直接奔自个的鸡窝
于:逮鸡去
郭:那错不了,你想啊,他一去所有的野鸡都不动啊,都不动
于:都不动?
郭:你看鸡 头来了嘛,是吧
于:没听说过,您有点好词没有啊
郭:宰一只,要不杀一只羊,在院里烤串
于:哦,吃羊肉
郭:烤串,喝酒,想吃青菜了直接上自己菜地,直接摘那新鲜的
于:那是啊
郭:咱别处买都是弄完两天以后才到咱们家的
于:对啊
郭:人家那“媳妇,往那边挪挪”(推开媳妇拔菜)
于:嚯,那还拉着呢啊,您这像话吗,我们家人还随时有人上肥啊
郭:嘿嘿,没有限制
于:三班倒啊合着
郭:往那边挪挪,往那边挪挪
于:要了亲命了
郭:干干净净的嘛
于:往衣服上蹭啊,太恶心了您
郭:这是茁壮成长
于:哎,谁茁壮成长啊
郭:茁壮成长,跟自个院里喝白酒,喝啤酒,怎么快乐怎么来
于:哦
郭:高高兴兴的骑会小马,看会小狗,对不对,喝酒,烤串
于:吃肉嘛
郭:喝完酒,哎呦,这酒喝多了走肾
于:都这样
郭:啊,走肾,但是人家直接站在菜地里就行
于:哦,直接就上肥了
郭:哗···完事自个也害臊
于:那可不
郭:你这玩意,尿喝多了酒特别多
于:什么话呀这是说反了这个
郭:应该是?
于:酒喝多了,尿特别多
郭:是是,尿特别的多,高兴。您这一辈子活的值了
于:嗨
郭:自个站在院里还唱呢:要做神仙··点石成金,妙不可言,烫头,喝酒,抽烟
于:什么玩意这是,他把这给谱成曲了
郭:真好,跟您没法比
于:怎么了
郭:跟您一比我们这就完了
于:您客气
郭:我们一天到晚的累的跟什么似的,没有您活的这么洒脱
于:您不是也挺好的吗
郭:嗨,我们那闹着玩,实话实说
于:开饭馆了
郭:我那,我一天我都没去过
于:不去
郭:我这人不是做生意的材料
于:那你还开这么一饭馆
郭:你要我像老谦似的得累死
于:怎么了
郭:你想啊,那么些个活,菊 花啊,野鸡啊跟那,哎呦
于:我也不是都照顾的过来
郭:最起码你的心是好的
于:啊哈,什么是心是好的啊
郭:心有余而力不足嘛,我不行,是,我也开个小饭馆
于:嗯
郭:那天有功夫去啊,三里屯,叫郭家菜,上那去吃提我就成啊
于:哦
郭:提我也不用那什么
于:那什么啊
郭:尽管提,不用不结账
于:哎嗨,那不是还得结账吗
郭:不是,你得会说,你得有一个口令
于:还有口令?
郭:买单。
于:这叫口令啊
郭:他们就会有人过来带着你
于:就给带包间去啦?
郭:不,带柜台去了
于:这嗨,还是结账去了啊
郭:我开饭馆,其实说实话是呕气
于:怎么叫呕气啊
郭:这说起来一眼难进呢
于:哦,还要唱
郭:哒哒冷等冷等···那年夏天,大概是礼拜五或是礼拜六
于:不唱啊,等等,别说了,闹了半天不唱你拉那么半天过门干嘛啊
郭:看人舞台上都这样:一言难尽呀,哒哒冷等···
于:那是后边得唱
郭:我不会,没学过
于:那就说吧
郭:我开饭馆,是十几年前吧,跟人呕气
于:哦,怎么呢
郭:我当初很落魄,也没犯遮,在家里也不开火,门口小饭馆,天天上那吃饭去
于:拿那当食堂了
郭:他这一早起来,早点,午饭,晚饭什么都有,家常便饭
于:很丰富
郭:早上起来我就上他那去,早晨粥啊,豆浆啊,豆腐脑啊,混沌都有
于:哦
郭:而且他拌的小菜特别好,搁点辣椒,搁点醋,盐的弄一大盆搁在那
于:小凉菜
郭:这不要钱啊
于:哦,随便吃
郭:小菜是随便吃
于:哦,好
郭:早晨有家出去带一张饼,到他那来半碗豆浆
于:半碗?
郭:我打家里带了一个小盆
于:嚯,比别人盛菜那盆还大呢
郭:把他那倒我这里,吃我的早饭
于:就这么吃
郭:我跟他不见外
于:这叫不见外呀
郭:我在这吃,掌柜的看着我,把老板恨得
于:那可不
郭:哎,问你个事,你那小区有人叫菜饱驴吗
于:这什么意思
郭:说话多缺德
于:怎么了
郭:菜饱驴,这驴子吃菜能吃饱了
于:那是骂人的啊
郭:你们那有人叫菜饱驴吗?我连头都没抬:哦,有,他儿子卖早点的
于:哎嗨,您也够损的您这个
郭:他很高兴:出去,出去,出去
于:这是高兴吗,啊
郭:中午我没好意思再去,打个电话:来碗米饭,还有一火爆腰花
于:叫外卖
郭:一会送来了,米饭搁在边上,我一看这菜不是青辣椒就是红辣椒
于:哟
郭:给他打一电话,你们这菜叫火爆啊
于:叫火爆?
郭:腰花呢,腰花哪去了
于:没搁啊
郭:啊,我们这就这样,外卖都这样,想吃往这来才有呢
于:嘿
郭:我心说这是瞧不起我啊,晚上我去了,我是个有尊严的人
于:那您要?
郭:晚上带着我的大戒指,我有一巨大的戒指,半斤重
于:嚯,这么大大戒指
郭:带手上,铁的镀铜
于:嚯,要多不值钱,有多不值钱
郭:戴上很有份量
于:份量管什么呀
郭:一进屋我一挑我这手:点菜,点菜,点菜····
于:够富
郭:打里屋老板娘出来了,嚯,这女的四十来岁,四方大脸,眼珠子跟铜铃似的
于:嗨
郭:两根头发,梳一中分
于:蛐蛐呀,两根头发来一中分,这不就是那蛐蛐吗
郭:呲着牙,一嘴大金牙,我说点菜点菜点菜点菜···
于:她说什么啊
郭:她说点啊,点啊,点啊···
于:嗨,纯粹斗气
郭:我进去点,先来一个花毛一体
于:这是什么菜啊
郭:花生和毛豆拼盘
于:那您就别拽了还花毛一体,说的跟秋裤似的
郭:你准穿过那样的秋裤
于:你才穿过呢
郭:冬天后台换衣服,一脱裤子,于老师那秋裤都一个球一个球的啊,看着跟爆肚似的
于:嗨,还是花毛一体了
郭:来一个花毛一体,再来四瓶啤酒
于:哦,四瓶
郭:菜摆上了,四瓶啤酒摆好了,我说:老板娘,你信吗
于:什么
郭:我不用起子,单凭我这手,啪啪啪啪,把啤酒能打开
于:嘿
郭:信吗?老板娘:不信!不信你不拿起子去啊
于:嗨,嗨呀,你跟人较这劲干嘛呀,你直接让人拿起子去好不好啊
郭:这么说显着我有身份
于:这有什么身份丢人显眼这玩意
郭:我高兴,四瓶啤酒,一份花毛一体
于:哎,就剩喝了
郭:我喝到次日凌晨
于:哎哟
郭:转天还去,叫几个哥们,我有六七个不错的朋友。跟我走,每人背一个巨大的登山包
于:还背着包去
郭:都拎着大登山包,进门上这一坐,把桌子都拼拼,拼了三张桌子
于:嚯
郭:拼好了,我们围一圈,八个人一坐,点菜
于:点吧
郭:花毛一体
于:这是传统菜
郭:再来一瓶啤酒
于:这回改一瓶了啊
郭:对了,这一瓶喝不了
于:七八个人喝不了一瓶?
郭:我们背着双肩背包呢,每个包里三箱啤酒
于:嚯,带多少啤酒去的这是
郭:他这瓶是引子,喝完了之后往包里顺,换我们的啤酒
于:嘿哟,要了命了
郭:下午四点半来的,到夜里十二点四十,我们这桌都吐得不行了啊
于:哎呦
郭:老板都哭了,这个酒量就别出来了
于:别在这显眼了
郭:老板娘过来了:别来这套,我知道你是诚心的,有能耐,自己长志气开个饭馆
于:哎,对了
郭:寒天一滴水,点点在心头,记住这句话了,长志气,这后来开小饭馆
于:那也算开了
郭:也不是为了挣多少钱,也不是为了发财。交朋友,是不是,有功夫上我那去请大家尝尝我们厨子怎么样,喝点
酒,吃点菜
于:好
郭:然后咱们上于家大鸡窝一顿消遣
于:好嘛,干错我一条龙都包了得了
郭:但是你那个有风险
于:哎嗨,我那也没风险
郭:哎,挺好,您也去
于:您也请我吗?
郭:您赏个脸,您赏我个脸
于:别客气
郭:要不我赏你个脸
于:哎,这叫什么话呀
郭:那天,那天您有功夫您上我那去
于:哎,一定去
郭:别喝那个白酒跟啤酒
于:哟,那喝什么呀
郭:有人老劝他,酒要少吃事要多知,白酒喝多了烧心也难受
于:伤身
郭:喝啤酒喝完了之后一趟趟的,我那没菜地
于:有菜地我也不能尿您那去
郭:嗯,喝点洋酒吧
于:哦,外国的
郭:我给你开瓶CEO喝
于:嗯?老板?
郭:我给您来一瓶UFO
于:我上哪逮它去啊
郭:来个阿尼哈斯有
于:什么乱七八糟的
郭:不是那个外国酒叫什么来着
于:XO
郭:XO,XO行吧
于:可以啊
郭:路易十三点行吗
于:我喝一神经病啊,什么叫十三点呀
郭:那叫什么
于:路易十三
郭:路易十三,存放够五十年以上的才叫路易十三
于:这个他懂
郭:一口酒到了嘴里别着急往下咽,人说能品出四五种香型来
于:哦,还那么变化啊
郭:这才是好酒,头一口在嘴里砸么着,茉莉香型,在琢磨,荔枝味
于:嘿
郭:仔细琢磨,橘子香型,仔细再一琢磨,球鞋味
于:哦,运输过程当中的味道
郭:去,鞋掉到酒桶里边去了
于:哪有这么多味
郭:喝点洋酒,喝点甘红,好不好,干红行吗
于:干红行啊
郭:现在流行喝葡萄酒,拉菲喝吗
于:呵,可以啊
郭:啊,我给你对点拉菲喝
于:对点喝啊,那到底喝的是不是拉菲啊
郭:哎呀,你糊涂,中国人哪喝得出来好与坏
于:嗨呀
郭:就反正花这钱了,对点拉菲,对点雪碧,来点香菜
于:什么啊就,怎么个搭配法
郭:不为喝酒,就为吃菜
于:吃香菜?
郭:我给你们拌一个,拌一个凉菜
于:哪有凉菜啊
郭:我下厨亲自给你们弄一个
于:哦,您有手艺
郭:我给你们凉拌的一个See you tomorrow
于:啊,我这听着都新鲜,这是什么菜啊
郭:凉拌金针菇
于:哪有See you tomorrow的事啊
郭:See you tomorrow是什么意思
于:See you tomorrow是英语明天见
郭:对啊,明天见,对吧
于:怎么会是金针菇呢
郭:哎呀,你糊涂,金针菇,金针菇今天吃完什么样,明天出来还是什么样
于:哎呵,哎呀
郭:你吃今的还是吃明的
于:行了行了,什么都别吃了,太恶心了您这听着
郭:不爱吃这个,准爱吃好的,海鲜喜欢吗
于:哎,海鲜可以
郭:嘿,大龙虾,澳洲大龙虾行吗
于:行啊
郭:正经澳洲大龙虾,那个没有,来个小个的行吗
于:嗨,这么点啊
郭:哎,吃点龙虾,鲍鱼怎么样
于:呃,也爱吃
郭:鲍鱼啊,说良心话,主要吃那个汁,单吃鲍鱼没什么东西
于:主要那汁
郭:一个鲍鱼,一个鱼翅本身没什么东西,全靠外界里料
于:是
郭:鲍鱼调点好汁
于:好啊,香
郭:汁好了以后把这鲍鱼改了刀,搁到里边去。下炸豆腐,下火烧,好不好
于:卤煮火烧啊?卤煮鲍鱼?
郭:

[1] [2] 下一页

相声录入:努力拼搏    责任编辑:天天向上 

  • 上一篇相声:
  • 下一篇相声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    网友评论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没有任何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