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咖啡吧 >> 相声剧本 >> 名家文本 >> 正文

郭德纲于谦《你要高雅》相声台词

作者:未知 来源:网友投稿 更新时间:2012-10-11

郭:谢谢,谢谢,楼上楼下,好几百万人。
于:哪儿有这么多人。
郭:哦,那边儿有人喊,打倒于谦。
于:您怎么拿起嘴来就说呀。
郭:你的人缘儿不是很好啊。
于:额,哈。
郭:这么些人都是,瞧您来了。
于:没有,人听相声。
郭:我是这么认为。
于:真的?
郭:大伙儿喜欢你比喜欢我强。
于:大伙儿捧啊。
郭:干了这么些年了,
于:嗯,
郭:我也得谢谢于老师。
于:您客气了。
郭:对我的帮助很大。不敢这么说。但我不能给您什么。
于:呦。
郭:我这跟您条件差不了多少。
于:咱么都一样。
郭:是不是,就是有朝一日,如果说我要是当皇上了,我封你当太子。
于:没听说过。
郭:我也只能进到这份心了。
于:哎,行了。
郭:以后我的家产都是你的。
于:哎,行行,您当皇上了我都没跑出去让您挤兑我啊?
郭:问题是我当不了皇上。
于:哎,对。
于:那您甭想这事儿了。
郭:一路走来二十几年,观众见证了我们的成长。
于:您都看着。
郭:作为一个演员来说就是好好的说相声。
于:对。
郭:也没有别的手艺。
于:对。
郭:大伙儿都认识我们。
于:嗯。
郭:郭德纲,于谦。
于:我们哥儿俩。
郭:年轻。
于:嗯。
郭:跟我们的前辈们没法儿比。
于:那当然。
郭:大伙儿了解郭德纲,知道郭德纲这三个字儿。
于:恩。
郭:也仅仅是从《论语》上。
于:你先等一会儿,论语上有郭德纲?
郭:《论语》呀,孔圣人的那个,那书。
于:我知道孔圣人写的那个。
郭:论语弓也长有这么一句
于:怎么说的?
郭:吾未见纲者。
于:怎么讲?
郭:孔圣人说,很遗憾,我没见过郭德纲。
于:哎,那就说您死在孔圣人头里了。
郭: yes
于:什么乱七八糟的,不这么解释,知道么。
郭:我是这么理解的。
于:啊。
郭:好多观众喜欢咱们,当然,
于:哦,
郭:对郭德纲也有一些争议。
于:哦,争议不小。
郭:很正常。
于:那让然。
郭:有人说了,郭德纲,相声,这都是低俗。
于:哦,说咱们俗。
郭: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看法不一。社会的不同层次,都会有人说别人低俗。
于:是吗?
郭:上流社会,
于:嗯
郭:说别人低俗;
于:哦……
郭:他这是,揣着明白,装糊涂。
于:哦,装糊涂。
郭:哎,专家学者说人低俗。
于:这个是?
郭:这个是,东风破,我比东风还破。
于:好嘛~
郭:相声演员说别人低俗。
于:这是什么?
郭:羡慕,嫉妒,恨。
于:嘿呀。这是心态不好。
郭:他但凡能跟这儿演一场,他还还至于犯这气迷心,
于:哈哈哈。
郭:是吧?
于:一点儿不假。
郭: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。
于:同行是冤家嘛。
郭:你那没有办法,
于:嗯,
郭:可以理解,
于:嗯,
郭:世上两种人。
于:哦?
郭:一种人喜欢郭德纲,
于:哦。
郭:没有错。
于:那让然。
郭:这是第一种。
于:嗯。
郭:第二种人不喜欢郭德纲,
于:这个呢?
郭:也没错,
于:您可以选择。
郭:但第二种人认为自己比第一种人高雅,这就错了。这也是因为什么,他总排在二的原因。
于:嗨。哦,就是这么个原因。
郭:人活着都不易,端正心态,唯有宽容,唯有宽容世界才能精彩。
于:这是最主要的。
郭:实话实说啊。
于:嗯。
郭:什么叫俗,什么叫雅?
于:区分。
郭:我认为啊,单纯的高雅不足以构成世界。
于:哦。
郭: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才是真正的艺术。
于:那是。
郭:毛主席教导我们说,
于:嗯。
郭:文艺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。
于:对。
郭:一味高雅,一味拔高,只能说你故意地违背主席的理论。
于:嚯~这大帽子扣得。
郭:就那个货你就得这么治他。
于:是呀,哦,就下着套儿。
郭:实话实说。
于:啊哈。
郭:老话儿说得好,是不是,雅与俗之间互相包容。
于:哦。
郭:只有包容,才能够雅俗共赏。
于:并存。
郭:好些人看不透,
于:嗯,
郭:老觉着什么什么高雅,什么什么低俗。什么高雅,什么低俗?
于:是呀。
郭:有人说了啊,
于:嗯,
郭:听交响乐高雅,
于:那倒也是。
郭:看相声就低俗。
于:嗨。
郭:听明星假唱高雅,
于:哦。
郭:看网络原创低俗。
于:这么分呢?
郭:看人体艺术,高雅,两口子讲黄色笑话,低俗。
于:嗨。
郭:喝咖啡高雅,吃大蒜低俗。高尔基先生教导我们说,
于:说?
郭:去你奶奶个纂儿吧~
于:高尔基他们家这亲戚还真全。
郭:什么叫雅,什么叫俗?牙佳为雅,人谷为俗。
于:这是字儿这么写。
郭:一个牙字儿,一个佳字儿,这字儿念牙。
于:对。
郭:嘴里说出来的,吃饱了没事儿坐那儿叨叨叨,叨叨叨,说出来的,这叫雅。
于:哦这叫雅。
郭:单立人儿,一个谷,五谷杂粮的谷,这字儿念俗。
于:对。
郭:吃喝拉撒,这是俗。
于:哦。
郭:人可以不说,就是说,你可以不需要雅的东西,
于:哦。
郭:但这俗,你离不开。
于:都得俗。
郭:雅与俗,俗与雅,相辅相成。
于:离不开谁。
郭:离不开。喝着咖啡,就打算,秋水长天一色。
于:哈哈。
郭:好些个高雅的人,喷了香水儿,我都能闻出人渣儿的味儿。
于:骨子里的。
郭:二丨十年来经过这么多的坎坷,现如今,
于:嗯,
郭:我已做到,阅遍天下郭:片儿而心中无丨码的境界。
于:有码没码我不知道,反正肯定看得挺全。
郭:过两天还你。
于:嘿,我的呀?没借给你这东西。
郭:我跟您说,俗的东西没有了,高雅的就不复存在了。
于:都是相称的。
郭:这两者是一回事儿呀,
于:辩证法。
郭:只有俗才能让人接近你艺术。
于:对。
郭:艺术并没有高低之分。
于:哎?
郭:说句俗话,话剧和郭:片都是给人带来快乐的。
于:嚯。
郭:真的,话粗一些,
于:嗯,
郭:道理是真的。上流社会的人从来不看三丨级片,
于:那好,
郭:他来真的。
于:嚯~~~还不如看呢。
郭:你可以不同意我的审美观点。
于:嗯。
郭:但你无权剥夺我审美的权利。
于:这对。
郭:让我和人民群众保留一份俗的这个权利。
于:嗯。
郭:文言说的好,庶子不足以驳也。
于:这是,
郭:再次重申,
于:恩,
郭:高雅不是装的,
于:嗯,
郭:孙子才是装的。
于:实话实说,
郭:我有时候看他们装我都来气。
于:生气呀。
郭:好好日子好好过吧,一天到晚都怎么了。
于:啊?
郭:一上公共汽车,挤的跟酸梨似的,他还抻出一张英文报来。你准认识么?
于:那不知道。
郭:马路边儿也是一说话,一半儿中国话,一半儿英语。
于:啊?
郭:买苹果也是,hello,大爷。
于:大爷?
郭:我look一look,他要看看。您这郭:pple是5块钱七斤么?
于: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郭:你都买了烂苹果了,你得瑟什么呀,你这是。别两掺着说话。竞这个货。
于:嗯。
郭:带个表,您看我这表,劳斯莱斯的。
于:嗯?
郭:是加长版的么?
于:嗨,汽车呀。
郭:没兑死你呀?你脸劳力士都不会说。
于:说什么外国话。
郭:还有那带一大黄链子,
于:链子。
郭:别出汗,一出汗背心儿准脏。
于:掉色儿呀?
郭:铁的,注铜。
于:好嘛,要不得了,这个。
郭:哎呀,我买了个洗发水,我必须要到香港沙沙店。少来,你还没我头发多呢。
于:那就甭洗了,那就。
郭:说的是这个事儿。
于:啊。
郭:裤子上脏了,
于:啊。
郭:非告诉人家说,哎呀,吃鲍鱼掉上了。你尿裤子就说尿裤子。
于:鲍鱼有那么大片儿么。
郭:带着西兰花儿。咱说这事儿,就说看什么都生气。
于:啊。
郭:这儿一吃饭完,我签单,
于:哦?
郭:对不起先生,不能签单。我刷卡…你喝碗馄饨刷哪门子卡呀这是?
于:值不当的。
郭:你竟这个。装大尾巴鹰。马路边儿一男一女站着,好好说话吧。
于:嗯。
郭:说得跟诗似的。这男的也是,“记住一定要幸福哦。”这个女的,“但是我的心态一直是七上八下的。”“你总是不能够释怀。”“我有把脸斜成四十五度,才能让泪水,不可以流下来。”“你永远是我骄傲的公主,我要走了,你先生快下班了。”下三滥!
于:哎,说这么高雅,俩臭流氓啊,这都。
郭:怎么弄这,够枪毙一边,这个。
于:别跟他们志气。
郭:真的啊,尤其是我们这行,说相声的这样,也不怎么的,一天到晚的,都要求这个高雅,那个高雅。有这个功夫,你背背绕口令多少。
于:嗯,练练基本功。
郭:前两天中国相声界又开会了。
于:怎么说?
郭:你这怎么办。
于:他们这会真勤。
郭:也没地儿说相声,就剩下开会了。
于:那儿练基本功去了。
郭:召开你要高雅相声大会。啊,所有的精英获奖演员都局到一块儿,在如家、七日,速8,汉庭,
于:什么乱七八糟的,
郭:在这几个酒店召开。
于:哎。找个好地方儿。
郭:让我去,我没敢去。
于:那是。
郭:怕回家没法儿交代。
于:嗨。
郭:后来专家,相声界专家,
于:嗯,
郭:王某某。
于:专家都不敢留全名儿。
郭:让我上家去。
于:哦?
郭:上家去,小郭同志上家去。给你讲一讲什么叫高雅和低俗,
于:单说。
郭:不去不合适,去吧。
于:得去。
郭:一进门儿,呵,屋里人家,墙上还挂着对联儿,文化气息很浓啊。
于:对联儿怎么写?
郭:挺好,
于:恩。
郭:“沙滩一卧两年半,今日浪打我翻身。”
于:哦?
郭:我一看,这是个王八呀。
于:哎呀。专家好猜个谜语。
郭:哦,您给我讲讲吧?讲讲,这个一定要高雅,不应该低俗,我们玩儿了命的高雅,我们就不要低俗。说了半天,连句整话都没有。
于:就说这个么
郭:啊,你别不高兴,你可以不沉默,的那我们很快会让你沉默的。
于:是呀,
郭:我们会写匿名信,打报告,我们都会,知道么?
于:好么~
郭:你可能理解我,你现在不了解我你才骂我,你了解我之后你得弄死我。
于:嚯~他也知道他招恨。
郭:我们要努力地高雅~~~力争以后啊,从月球上往下看,连长城都看不见,就看见这帮说相声的跟这儿高雅呢。
于:闹得真大。
郭:出来之后,我心说,中国这专家, 每俩人儿,枪毙一个,没冤假错案。
于:就这么个理。
郭:真的,包括好友的时候,有的人认为什么叫高雅。
于:嗯。
郭:崇洋媚外,
于:啊,崇洋媚外?
郭:学外国人,外国人都是好的,都是高雅的。
于:哦~~
郭:大可不必,有哈韩的,有哈日的,实话实说,这都是咱们的属国。什么叫安南啦,哪个叫高丽,
于:啊,对。
郭:都是这个,年年进贡,岁岁称臣,小国。生一儿子,得送到北京来当人质。
于:嗯~
郭:现在你跟他学,咱实话实说啊,当然了,人家有先进的科学技术,你是要学。
于:当然了。
郭:但有的时候我也瞧不过去。
于:不能全学。
郭:孩子们学这个,那头发剪得。
于:嗯。
郭:高平,甩碎儿,蘑菇底儿。染的一道红一道白,一道红一道白,真像辣白菜。
于:哎,这一看就是哈韩。
郭:啊?裤腿儿比裤腰还肥,36号脚穿41号鞋。
于:这么大鞋。
郭:大眼睫毛一翻,啪,把帽子都挑下来了。
于:嚯~~帽子太轻了。
郭:听说韩国能人很多啊。
于:那不少。
郭:世界上能的人都是韩国的。
于:是吗?
郭:如来佛,耶稣,孔圣人,鲁班,都是他们的。
于:全他们的?
郭:于谦,这都他们的。
于:我不是。
郭:你要是就好了,他们不知道咱们厉害,送几个说相声的奔韩国,到那儿他们就亡国。
于:说相声的那么能折腾哪?
郭:你看,坏呀,这个。
于:呦。
郭:听说韩国最近弄一个什么,火箭。
于:嗯。
郭:坐着科学家,上太阳上。
于:你先等会儿,上太阳上?
郭:对。
于:太阳多热,那是火球啊。
郭:韩国人说,夜里去。
于:我就没见过这么没心眼儿的人,夜里去像话么?
郭:咱听说的。哈韩,还有哈日的。
于:还有日本人。
郭:日本人不能一棍子打死了。
于:哦。
郭:比如他这讲礼貌,
于:哦。
郭:比如他这团结,我们也应该学。
于:对。
郭:但终归我们是泱泱大国,好几千年。
于:咱们是礼仪之邦。
郭:对不对,咱们得好好的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儿。
于:对。
郭:咱不能一味地怎么怎么招,日本,咱实话实话,小国家。
于:对。
郭:跟咱比不了。你看咱们那天气预报,一报得包十五分钟,
于:地方多呀。
郭:可是日本人那天日预报,一句话,
于:怎么说?
郭:全国有雨。
于:一块儿云彩就罩下了。太小了。
郭:地儿小嘛,地儿小人也少。
于:人也少。
郭:全日本的人都搁在北京来,这头儿在德云社,那头儿都到不了郭家菜。
于:好么,出不了三环。
郭:啊,说这个意思,当然了,你要记住。有的时候,高雅也白,俗也罢,他有一个合适的定位。自己定位,这个位置只要不错,就没有矛盾。
于:是。
郭:乱斗乱在错位上了。
郭:我举个例子来说啊,咱们到了这个大商场吧,某些国际品牌的旗舰店,
于:哦?
郭:你去买东西。人家从上到下的装修,
于:啊。
郭:服务员的态度,
于:嗯,
郭:包括跟您聊天儿,他必须看出来档次。
于:他得合范儿。
郭:你觉得合窑行。
于:对。
郭:这是老北京话。
于:嗯。
郭:你觉着舒服。
于:嗯。
郭:旗舰店,大店,这一进来,人家挺客气。
于:怎么说呀?
郭:偶尔人家有一句半句的那个,
于:嗯,
郭: hello,打个招呼啊。
于:本身就是国际嘛。
郭:先生您好,请坐,
于:哎。
郭:欢迎观临我们国际品牌的旗舰店,
于:对。
郭:您看看这款包儿,
于:哦。
郭:专今年秋季的专用色系。
于:专门设计。
郭:配您这外套非常的合适。
于:非常合适。
郭:请把那款限量版的拿过来让先生看一下。
于:哦,有限。
郭:很舒服。
于:对,就这么说话好。
郭:你看咱们老北京的炸酱面,就不能这样。
于:就得换一样。
郭:那,热闹,咱老北京炸酱面嘛。
于:哦。
郭:家不长,理不短。
于:嗯。
郭:呦,于老师来啦!快坐快坐快做。
于:嗯~
郭:这与老师,咱们常客儿,有日子没来了是吧?
于:哈哈哈。
郭:我知道啊,大碗宽条儿的,小碗儿干炸,两瓶儿啤酒,烤十个腰子,来一花生。
于:都熟悉。
郭:你看,你觉得,当然,您的饭量也值得商榷啊。
于:十个花生我就饱啦?(觉得这地方于老师接错了)
郭:说这个意思。
于:嗯。
郭:但这两者之间如果调过来,就费乱了套不可。
于:那都是好话,调一调也不碍事儿的。
郭:那就矛盾了。
于:不行吗?
郭:你瞧,你想想。
于:你来一个。
郭:咱们那炸酱面馆儿,
于:嗯。
郭:按国际品牌店似的。
于:是。
郭:装得非常好,
于:嗯。
郭:灯明瓦亮的。
于:啊。
郭:您这一来这儿都穿着西装,
于:对。
郭:先生您好。
于:您好。
郭:欢迎老北京炸酱旗舰店。
于:吃碗面还旗舰呢。
郭:这款炸酱是今年秋季新款,
于:哎。春天儿不许吃啊,实怎么着?
郭:配两样儿面儿的切条儿,特别合适。好,把限量版的独头儿蒜拿过来让先生吃。
于:独头儿蒜还限量哪?
郭:你听着就乱。
于:可不是乱嘛。
郭:国际品牌店要跟炸酱面馆儿似的,你也接受不了。
于:那就好了,显着热情啊。
郭:啊?国际公司大品牌,一个儿个儿,灯笼裤儿,
于:是是是。
郭:圆口儿便携,这儿搭着毛巾。先生来了您的?
于:来了。
郭:有日子没来我们这儿买东西来了。
于:嘿。
郭:您上哪儿狼张去了?
于:什么话呀这是。
郭:您瞧瞧吧,有日子没花我们这儿了。
于:嗯嗯呢。
郭:我们这儿东西最近不赖,
于:恩。
郭:可不老卖钱,掌柜的急着真上火。
于:是呀。
郭:瞧我们这包儿,背上它上洗头房倍儿有面子。
于:洗头房干嘛。
郭:先生别走,价钱好商量,哪儿这价儿,
于:啊。
郭:你真走啊?
于:嗯。
郭:玩儿去吧孙子!
于:啊,骂上了。

相声录入:努力拼搏    责任编辑:天天向上 

  • 上一篇相声:
  • 下一篇相声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    网友评论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没有任何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