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咖啡吧 >> 小品剧本 >> 情感生活剧本 >> 文章正文

校园5人小品剧本《暖暖青春》 成长的故事

作者:coffbar 来源: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:2013-12-15


人物:
莫小暖:女,一名普通的大四学生(可由两人分饰)
唐伟: 男,莫小暖的男朋友;一名同样普通的大四学生
顾阳:女,小暖最好的朋友
刘老师:小暖的毕业论文导师
张经理:小暖工作地的负责经理,刘老师的多年好友
 
话外音:这只又是一个普通女孩蜕变的故事,大概也是一群普通人的成长故事……(音乐起,轻缓的大提琴独奏曲)
第一幕
旁白:有请我们本次比赛的最后一位选手——莫小暖,朗诵席慕容先生《青春》。(全场灯光熄灭,旁白的声音从后面传出)
 
小暖上,追光灯跟随她,在掌声中走到舞台中央站定
暖:大家好,我是莫小暖,接下来有我为大家带《青春》。(配乐起)
青春  席慕容
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
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
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
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
无论我如何的去追索
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
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
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
逐翻开那发黄的扉页
命运将它装订的极为拙劣
含着泪 我一读再读
却不得不承认
青春
是一本太仓促的书
(小暖感情饱满。结束时,小暖闭上眼睛,似沐浴着重生之光的凤凰,伫立在柔和的灯光中,又缓缓又睁开眼睛,望向远处,陷入回忆)追光灯熄灭,小暖下,迅速布置桌椅(一套桌椅,一条长椅)
 
旁:三个月前,当一切都还不一样时……
第二幕
(旁白话音落,全场灯开,小暖上场)
小暖(身着一套小西装,手提包,十分干练的模样):喂,爸,怎么啦?哎呀,都说了不用!我能行,别老担心,也别到处找关系了,我有能自己去找……
路人甲(从另一边上,在远处冲小暖喊道):小暖,刘老师找你,赶紧去看一下。
小暖:哎,知道了(捂住手机)。爸,不说了,我这里有事了,你跟妈注意身体,过段时间我就回来看你们。(急忙收了电话往前走,下场)
(刘老师从另一边上场,拿了一叠他所带毕业生的毕业论文的稿子,径直走到桌子旁边,将稿子放下,坐在椅子上,一副认真办公的模样)
小暖(从原来下场位置上):叮咚。。。。。。
刘老师:请进
小暖(推开门,走进去):老师您找我?
刘老师(抬起头):哦,小暖呀,(老师起身)是这样的:前些日子,我多年的好友,也就是阳光集团的王经理,给我打了一电话,他觉得咱们学校的学生非常的不错,他那儿有几个空缺想我给推荐几个。这不,我觉着你跟顾阳挺好的,就推荐了你两过去。
小暖(有些不敢相信):老师,您不是骗我的吧?
刘老师(笑了笑):傻呀,当然是真的啦,这不,过几天就要你们去看看工作环境,先上上手。
小暖:真是太感谢老师了,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刘老师:那就什么也别说了,去那好好做,别给我丢人就行。对了,你的论文得抓紧了,顾阳已经交了一稿了,虽然还有些要改不过整体好不错,他好像有事去了,那就麻烦你帮我转交她。(转身在桌子上找稿子递给小暖)
小暖:好,我知道了,谢谢老师了,请问老师还有事吗?
刘老师:没了,你也没事的话就可以走了。
小暖:那,老师我先走了。(出了门,激动的欢呼雀跃起来)天……上帝太眷顾我了。
(同时刘老师做接电话,拿起稿子,边讲电话,边走下场。这时,小暖手机铃声响,唐伟从刘老师下场处上场,走向长椅)
小暖:喂,阿伟,怎么啦?想我啦?给我电话。
伟:恩,我在我们经常见面的地方,我想见你。
小暖:好,我来咯,等我。
(两人挂了电话,小暖绕去长椅,而唐伟情绪有些低落,也有些烦躁,似乎满腹心事。坐在长椅上也有些局促不安。小暖从后面抱住他,吓了唐伟一跳)
小暖:想什么呢,居然连我来了都不知道。(放开他,坐上长椅,把包放下)
伟:恩,没什么。(不看小暖,低着头)小暖,我……我有事想跟你说。(此时小暖正拿出包包里的镜子在整理)
小暖:正好我也有事想告诉你。
伟:那你先说
小暖(有些激动):刘老师推荐我跟顾阳去阳光集团,等毕业论文定稿之后就可以有留在那里,当然也得表现好啦。
伟:恩,这消息确实很惊喜……
(这时小暖的手机铃声又响了)
小暖:我接个电话,喂,顾阳你个死女人,干嘛呀,打扰人家约会了啦,知不知道呀、
顾阳(只出声,不现人):我错了,大小姐,不该打扰你们二人世界;但是,你看看几点了,咱们该出发了,今天可是第九届“青春”朗诵会的初赛的日子呀,你可是答应我的会陪我去的呀。(小暖一看手表)
小暖:啊!只有半个小时了。我现在过来,马上!先挂了,等下就来!
顾阳:要记住啦!拜拜。(咖啡吧剧本网小暖挂了电话,转身回到椅子旁)
唐伟:你有事就先去吧。(唐伟拉着小暖的手)
小暖:你不是有事跟我说吗?
唐伟:没……没什么重要的事,你赶紧去吧,会赶不上的。(小暖看了看唐伟,拿起包包)
小暖:那我可走了,晚上给你电话。(小暖看了看手表,下场)
唐伟(看着小暖离开的身影,有些惆怅):唉,怎么说得出口呀。(转身,从相反方向的下场)
(全场灭灯)
第三幕
旁白:上帝毕竟公平的,没有谁可以一直幸运。。。。。。
 
(灯亮,唐伟上场,拖着行李箱)
唐伟(面对小暖上场方向,掏出手机打电话):小暖,我在校门口,你能过来一趟吗?我有事跟你说。
小暖(跑出来):干嘛呀,阿伟……(小暖看着阿伟)你……
唐伟:我要走了,我的毕业论文已经定稿了,工作也已经找到了。
小暖:这么快?你都没有告诉过我。
唐伟:工作是前几天才确定的,不在这里。小暖,我们分手吧!
小暖:啊!(笑了笑)分手?别开玩笑了。
唐伟看着小暖,不说话
小暖(收起笑,突然变了脸):为什么!为什么!你怎么可以这样?
唐伟(表情有些愧疚):对不起!(转身,不去看小暖,拖着行李要走)
小暖(挡在他面前):我不要对不起(声音颤抖)你在逗我是吗?
唐伟:小暖,对不起!(推开小暖,决绝的离开)
(小暖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缓缓的往回走,顾阳上场)
顾阳:小暖,小暖……
小暖(木讷的转过身):顾阳。
顾阳(过去抱着小暖):怎么了,怎么了小暖?
小暖:唐伟,不要我了!
顾阳:啊!我找他去
小暖:算了吧,如果可以挽留,他就不会到走才告诉我。
顾阳:那……我陪你回去。
(小暖点了点头,两人下场)
旁白:时间一闪而逝,再回首,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。
(刘老师拿着一堆稿子上,做回办公室的模样,开门,关门,放下稿子,坐在桌旁,认真改稿子)
刘老师(拿着一份稿子,摇了摇头,又叹了好几口气):这个莫小暖怎么回事,这样的稿子也往上交。(打电话)小暖。你现在来我这儿一趟,你这稿子怎么回事呀?(挂了电话, 又改起了稿子,时钟在走动的音乐起)
小暖(有些情绪低落):叮咚……
刘老师:请进
小暖:您找我?
刘老师:小暖你太令我失望了,这种稿子怎么是出自你的笔下呀,这个文章都杂乱无章,你回去好好看看,好好改改,怎么是这样的。回去吧(将稿子递给她)
小暖(接过稿子):抱歉,老师。
(全场灭灯)
第四幕
旁白:一旦不清醒,糟糕的事总是一件接一件……
 
(顾阳上,抱着一沓工作报表冲出来撞到一位男士,报表散了一地)
顾阳:抱歉(蹲下来收拾书)
张经理:抱歉(也同时蹲下来)
顾阳(抬头):啊,张经理。
张经理:哦,是顾阳呀,你抱着的报表是要往我办公室送吗?
顾阳:是的!经理,这是上个星期的报表
张经理:那给我就好,我等下回办公室就看。
(张经理接过报表,走向桌子坐下,顾阳微微一鞠躬,下场)
张经理(看了看报表):这表怎么回事?稀里糊涂也就算了,连个格式都是错的。(他接了内线)麻烦通知下莫小暖,让她来我办公室找我。
小暖(上场):经理,您找我?
张经理(把报表甩到桌子上):这表是你做的?
小暖(拿过报表,看了一下);是的!
张经理:老刘跟我推荐你们,说你们能力非常不错。可是看着三个星期的报表,越做越差,莫小姐,你是觉得你不能胜任这份工作?看在老刘的颜面上,他的眼光应该错不了。你先回去调整几天,然后再来试试,出去吧。
小暖(微微鞠了一躬):谢谢经理!
(小暖出了办公室。经理接到一电话)
张经理:老刘,还钓鱼。你给我介绍的那莫小暖怎么回事呀?这表报就没有做对了。还不错?哦,原来这段时间也被你逼在那写毕业论文呀。可能年纪轻没吃过苦,还没适应那么快吧,就留个机会给她吧,看表现。我现在没事啦,怎么样要找地儿喝上一杯?没问题,我现在过来。(张经理下场)
(全场灭灯)
第五幕
顾阳:莫小暖,莫小暖你给我出来!
小暖(散漫的走出来):干嘛?顾阳!
顾阳(冲到她面前):干嘛?莫小暖你到底要颓废到什么时候,你已经一星期没回公司了,论文也已经被催了好几回了,不就是分了个手嘛,就要到今天这要死不活地步,你还是我认识的莫小暖吗?
小暖:不要说了好不好,我就想这样慢慢的好。,
顾阳:你这样什么时候好的起来呀。放下过去吧,就当重新开始。
小暖:他曾经那么深刻的出现在我的世界里,我怎么放得下?
顾阳:你不要这么顽固。他不是你的菜,他走了。你在这颓废有什么用?(掏出一个信封)这是“青春”朗诵会的决赛通知,你的。自己看着办吧,当他是个重新开始就好好准备下,我有事我走了。
(小暖看着那个信封,细细的用手抚摸它)
(全场灭灯,桌椅全部撤下)
旁白:上帝给你关上一道门时,他不会忘了给你留一道窗的。在那段疼痛岁月里,留下最多的是懂得了,是明了……
第六幕
(全场灯亮,小暖保持第一幕结束姿势)
小暖:谢谢。我的朗诵完毕,最后我想送给各位朋友一句话——青春就是在不断的放下中收获;在回首中圆满。不颓废在该过去的时光里,未来才有希望的降临
顾阳(冲上台):恭喜你,终于放下了。张经理让我通知你,明天会办公室报告。
小暖(幸福的笑了笑):谢谢!(两人携手下台。灯渐渐熄灭)
 
 
注:第一幕和第六幕中的小暖由一人表演,其余由另一人饰演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3级科教635班冯梦星
从前年开始。俺不知道脑子里哪股筋搭错拉。迷上阳泉方言小品拉。《桃花节》是俺写得第一个小品。自认为很不赖。和《我的火车我的站》一样。都是为咱们本土那几位笑星定做的。所以咱的作品里都少不了那二老搭档。老头老婆。几经周转。也送到人家手里拉。可一直没有动静。这几天闲的和狼一样。突发奇想:何不发到空间和贴吧?一是让大家也乐乐。二来也留个纪念。出门在外想家的时候调出来看看,开始: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桃花节》
背景:郊区桃林沟住宅小区前:草坪。凉亭。瀑布。新楼。。。。
人物:老头。老婆。二小。小桃。台商。
老头上:改革开放。农民致富。咱家现在也买月汽车。也弄弄这自驾游。全国各地基本跑遍。周是没来过桃林沟。
老头:老婆。快点。
二小老婆上场  (二小戴手套)
老婆:咋拉?一说来桃林沟。看你兴奋小囊月熊势的,忙扑死了你?紧到走桃花运呀?
老头:二小。你看,咱说不来哇,你非拉上来。小,咱开车回。
二小:大,妈。今天是桃花节,咱全家都来转悠转悠。还有一件重要的事。让恩们来看月人。恩两的儿媳妇。
老婆:呀!是呀不是?囊快点叫出来让妈看看呀。
老头:你这孩。见恩对象也不早说。这见面礼也没准备点。。
老婆:哎,小咱农村的规矩是女到男家相家了么。她咋不来咱家?还能挣相家钱了。
二小:妈。她胆小。害怕了么。主要是怕你老人家了么。俺们自由恋爱。没有介绍人。她不好意思。
老婆:咋?怕甚了?俺是狼?
老头:你绝对不是狼。你是外正宗的母老虎。
老婆:囊也比你囊色狼强。
老头:还等甚了?快打电话叫年孩出来么。
二小:啊。现在周打。
铃声响----桃花盛开的地方
二小:喂,王局长?什么?去接一下老考察的台商陈先生?现在?行。沾。我马上。关机。大。妈。我可接月来咱郊区考察投资的台商陈先生,马上回来。
老头:囊快可哇。
老婆:捎上妈。俺可回前头外月WC
老头:懒驴上磨
老婆。二小。下。。。。。
老头:(背手。散步)哎。20多年没来过桃林沟拉。来一回真难。大伙不知道。俺年轻时候找过两对象,都是俺的同学。月是桃林沟的桃花,月是杏树坡的杏花。也周是俺现在的老婆。囊时候都穷呀,桃花家父母想让她找月城里人,跳出这穷山沟。反对俺两交往,后来才找老俺老婆--杏花。俺老婆是月醋罐罐。自从俺两结婚的囊天起。她周让俺发誓。再也不来桃林沟。看现在桃林沟建设的比城市还好了。年轻人赶上好时候拉呀。
老头走到报栏前,:咱看看新闻。边看边唱: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。。(老婆悄悄上,整理衣服,腰带)老头边唱边转头:有我可爱的姑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老婆手指老头:唱,继续唱,有你可爱的什么。?
老头:你是鬼?走道也没有点声音?
老婆:废话。不小声点能听见你囊心里话老?继续唱,唱不出来跟你没完!
老头:有我可爱的姑。。姑。。姑。。姑
老婆:停!见老恩老婆你也叫姑姑?你当你是谁?杨过?
老头:你看看你。唱月歌么你连杨过也弄出来拉。年外歌是这样唱来。。
有我可爱的故乡。。。。
故乡。咋?
老婆:呀!嫁给你20多年拉恩家外户口上写是桃坡么。甚时成老桃林沟来?
老头:囊也不是我编的歌词。年囊是著名歌唱家蒋大为唱的。
老婆:蒋大为?卖什么的?听听囊名字哇,弄不好和蒋介石是亲戚了。
老头:老婆。几十年的事拉。你还紧张什么了?
老婆:废话。年外电视上说距离产生美,恩两有老距离拉。囊不是越美拉?
老头:恩,确实是有老距离拉。实话告你。桃花已经去世5年拉。你跟不在的人还制什么气了?
老婆:5年拉?知道的清楚了啊,看来你一直打听年的消息了哇?真是得到你的人,得不到你囊心。俺现在这心情周月字---郁闷。
老头:囊是两字哇?
老婆:时兴囊个家说。你管了?
老婆:俺现在周想做一件事。也是月字-----离婚!
老头:你看你,孩们还都结婚拉,你又闹呀。离周离。
两人互不理。老头坐椅上,老婆盘腿生气。。。
小桃上场 。  小桃电话响。接。:喂。什么呀?你去接人拉?年害怕了么。你快来啊。恩爸妈在车站等了?我可不敢见他们。讨厌!你快来啊。
老头一直盯着小桃看。象雷达一样。起身。。。
老婆看老头。生气。伸手在他面前晃。老头边看边躲
老婆:哎。问你月问题?
老头:说
老婆:你能不能打一天不流氓?
老头:能。什么呀?我咋流氓来来?我是看这孩面熟么。
 
老婆:于。打住。这些年拉还是囊两句,不是问年几点拉周是看年面熟。周不能换点新鲜的?
老头:你看这孩象桃花不?
老婆:确实有点象。
老头:你看这闺女,光看表,是等人了。弄不好周是等咱二小了。我可套套话可啊。
老婆:你囊流氓?一边可。说完自己走向小桃
老婆:闺女。  小桃:大娘。
老婆:你是桃林沟的人哇。
小桃:大娘。我不是。这是俺老娘家。俺大学毕业后周在这工作了。
老婆:这村搞得可真不赖啊。
小桃:是了。桃林沟以前是著名的穷村。最穷的时候人均一万元的债务。自从李书记上任后。艰苦奋斗。开拓创新。开矿。种树。地上地下一起搞。终于建设成现在的小康村。
老婆:好,不赖。闺女。大娘打听月人。
小桃:谁?
老婆:年龄和大娘差不多。叫桃花。
小桃:大娘,你认得桃花老?
老婆:恩。
小桃:桃花是俺妈。我是她闺女。小桃。
老头急走两步:闺女,恩妈是桃花?
小桃:恩二老是。。。。。
老头:俺两都是恩妈的同学。都是同窗好友。
老婆:是同床好友哇?
老头:你胡说点甚?
闺女,恩大娘不会说话,没文化。你不要生气啊,
老婆:呸!我没文化?闺女。不要听他胡说。他才是月文盲加流氓了。俺大媳妇怀孕的时候。恩大爷紧想抱孙子了。每天撵上年大媳妇可医院可照照可,是男孩呀女孩。俺给你学学啊。
大媳妇。你快可医院照照可哇么,年医院有月外机器。一照是男是女周看出来拉,年外叫做月。。。。A  B  C对,是可做月外VCD!你听听。连CT还不知道了。
老头:俺不懂囊外国话么咋?
老婆:中国话你也不沾。闺女,年前两天恩大爷还写老首诗。还发表到他外博客里头拉。
小桃:大爷。你还有博客了?沾了啊。
老头:一般一般,,村里第三
老婆:呸。俺给你念年年他外诗啊
         锄禾到晌午
小桃:有点象锄禾日当午哇?
老头:咱回他外不一样
锄禾到晌午。半辈尽受苦。饿老周吃饭。吃完斗地主。
小桃:笑死人拉。大爷大娘。恩两可真幽默。
小桃电话响。走到旁边接电话。。。。。。。:你快点么。。
老婆:这回寻对人拉哇?眼直拉哇?他妈不在拉。他闺女也沾。你快扑扑哇。
老头:你看你胡说些甚。这孩弄不好是等咱二小了。你快可套套话可。
老婆:闺女,问你点事。今年多大拉?
小桃:26
老婆:有对象拉?
小桃:恩。我等他了么。一会开车周来拉。
老两口对视。
老头:我看这孩周是咱小外对象。
老婆:我看也象
台商上:(穿花衬衫打领带)(阳普)20多年拉。变化真大呀。桃林沟的变化更大。
和老头他们打招呼:哈楼!
台商伸手,老头迎上去。擦肩而过。闪了一下。和老婆握手。
老头:哎。干什么呀?
台商:握月手么咋拉?
老头:握手还看人了哇?
台商:女士优先吗。国际惯例吗。
老头:外,伙计。你哪的?咋打扮的跟月归国华侨一样了?
台商:我是台湾来的拉。
老头:台湾的?台湾的咋拉?盛不下拉?你免贵姓什么?
台商:我免贵姓什么?免周免哇。我姓陈。
老婆:陈?不是陈水扁家亲戚哇?
台商:不是的拉。那是月坏蛋。我是拥护祖国统一的拉。
老头:囊还差不多。回可告给外卖国贼们。让他们不要再虚拉。咱们是不愿意。只要胡哥一句话,2小时踏平他们!
台商:是,是。我相信两岸一定会统一的,我对祖国有信心。这次回来就是来投资的。
老头:哎。你这台湾人还是会说俺们阳泉普通话了?
台商:我就是咱郊区人呀。到台湾快30年拉。刚回来。
电话响:。。。。:王局长。我想看看咱阳泉的变化,我步行从洪城河走进来拉。不用接待陪同拉。
老头:姓陈。台商。俺小去接的周是你哇?
二小跑上。。。。。。
老头:来,你接的人在这了。
二小和台商握手。。。。。二小拉小桃的手介绍:
大,妈。这就是俺的对象。小桃。
老头。老婆:估计也是,哈。
台商:弄老半天你们是一家人哇?
二小:陈先生。听王局长说你老家也是咱郊区的?
台商:是呀,我念完中学才出去的。这次还想找找当年的老同学们聚聚了。我打听月人啊。恩们谁认识月女的?桃林沟人。50来岁。叫桃花。
小桃:那是俺妈。
台商:我是他同学。几十年拉呀。他现在干什么了?
老婆。老头:同学!(同时喊)臭蛋!
老头:我是二狗,
老婆:俺是杏花。
三人拥抱。。。
台商:我也说看见可面熟了。都是老同学呀。念书的时候咱两关系最好呀。
老头:咱两最好?不对哇?你咋来老谁也不问光问桃花了?
台商:她是咱大家的偶像么。你不是还追过人家。我还给你送过20来封信了。你忘记拉?
老头:哪壶不开提哪壶。。。。。
老婆:还有这事了?你可是没有交代过啊。
台商:现在我对投资越有信心拉。桃林沟能建设的怎么好,明天咱让郊区都变成桃林沟!
我准备建月加工厂把咱们的桃和西南舆的苹果都加工成罐头。果酱。卖到台湾。卖到全世界!
小桃:我们的桃木也是宝贝。桃木工艺品。桃木剑辟邪。树枝还能做烧烤用。都是宝贝。
二小:好。咱们共同努力,把咱郊区,咱阳泉建设的更好!
众:好!
看桃花喽。。。
一群孩子跑过。手拿桃枝,气球。。。
众人随孩子们下。小桃二小拉手下。。。老头和台商拉手下。。。
最后就剩老婆一人。
:看桃花,看桃花。黑夜回家再收拾你个熊。哎,等等我!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完》

文章录入:天天向上    责任编辑:天天向上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    网友评论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没有任何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