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咖啡吧 >> 小品剧本 >> 情感生活剧本 >> 文章正文

3人爱心小品 同盟军 抗癌协会小品

作者:佚名 来源: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:2013-6-21

时间:当今
  地点:某某肿瘤专科医院一病房
  人物:癌症病人甲(抗癌协会爱心大使)
  癌症病人乙(不愿接受治疗者,身着医院睡服)
  护士长,女 (着工作服)
  背景:某某肿瘤专科医院投影
  舞台道具:病房的基本设施,两个床,一个床头柜(热水瓶和口杯),打点滴的支架
  【幕起】一束灯光打在病人乙身上,乙躺在床上伸了伸臂,慢慢地起来,喝口水,边往舞台中间走,边说:“嘿,何时才是尽头呀!自前年得了这该死的癌症之后,我的儿子在外面打三份工,正常工、周末工、夜晚门卫工,三十出头了还没有成家。老伴去世早,虽然我是又当爹来又当娘,可至今儿子还在苦水里泡。一想起这些我就头皮发木,心在绞。不除去我自己这个大毒瘤,我的儿子那真的是曙光不知在何方。上星期开始我就没有接受任何治疗,医生护士是轮番上阵,口水沫子怕是吐了两大桶,说得我有点心动了,但一想到我那心头的肉——儿呀,我就跺了跺脚,哼,就在这里等死。你们可能会要说,要死不晓得回去死。没有办法呢,我的儿子是每个星期两个长途电话。我不能让他不安心。”(转身放口杯,做洗漱准备,肩撘毛巾去幕后)
  【病人甲背着包,提着桶精神抖擞从左上。】
  病人甲面对观众说:“我是一个三岁的小老头。哦,要说明白点,我患癌症三年了,自患癌症之日起我就重新开始计算年龄。我的老伴叫我三岁老头(窃笑状)。今年癌细胞又看中了我这聪明的脑袋,(脱帽,说笑状)它看这聪明的脑袋不长毛,就在我这安家了。这不,我只有向肿瘤医院伸出这双求救的手,迈进这双求助的脚。”(说完做迈进门状)
  【病人乙从幕后出】
  乙看甲进门连忙去接甲手里的桶:“老兄,你是哪门子事呀?”
  甲见乙过来了(马上变了脸)沮丧地说:“哪里是一门子事呀,现在是满脑门子的事。”(边说边放东西)
  乙惊讶道:“啊,到头上去了?”
  甲坐在床缘叹息道:“是的呢,我真是命苦呀。(数落状)三年前体检,什么病不好得,非得让我得个癌症不可,今年癌细胞更猖狂,居然跑到我脑壳里去了。头几年我还坚持治疗,这次呀,我死活不肯来。(往台前走)我的老伴说:‘我的三岁老头呀,你去医院吧,那里能横扫癌细胞。’经不住她的一哭一把泪,我才来的。”
  乙跟着到台前:“有老伴真的好。你要对得起那些眼泪水。”
  甲无奈地说:“话是这么说,我心里很清楚,这又不是头痛脑热的,最终还是鸡飞蛋打,人财两空。所以我来只是缓兵之计,心里已痛下决心,坚决不治了。待到蜡烛即将燃尽的那一刻,再来一个‘幸福’的死亡——安乐死。”(说完转身去茶几前倒水,再来台前)
  乙走到侧面,手半遮嘴,对观众轻声道:“又是一个拒绝治疗的同盟军。比我的规格还高呢,还盼着安乐死。不过,我这个没有老婆爱、妻子疼的人想想他那老伴真的好可怜,还是做做他的工作,不要那么早就去‘幸福’(指死亡)了。”
  乙对甲说:“你还做着‘幸福’的美梦呀!你以为你安息了,你的老婆就快乐了;你安息了,你的儿女就省事了?”
  甲仰天答道:“有什么办法呢?谁叫咱们是癌症呀!”(悲切长叹,落泪)
  乙无语,拍了拍甲的肩,侧脸悲痛状。同时音乐起(二胡曲《江河水》由弱渐强)
  稍等片刻,乙含泪道:“是呀!我也常想,为什么我会得癌症?为什么就让我来中这个彩。”
  甲说:“不怨天呀不怨地,只怪自己命里定。所以,我想呀,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。我不给亲人们拖累,走了就一了百了。”(音乐渐弱至停)
  乙说:“你真的这样想的?”
  甲说:“不是真的,还是煮(意:假)的吧?”
  乙说:“你了拉,怕还有九十九了不了。”
  甲说:“那我有什么办法呢?为了我的病,老婆到处借钱,儿女四处捞钱,哦,打工拿钱。别人家里种的是摇钱树,我家供的是花钱的伢(指:爹)。”
  乙说:“常年道,树挪死,人挪活。你就试一试、治一治,奇迹是在实践中产生的。”
  甲说:“试?铁树开花,千年等一回。我又不是老乌龟,有命去等那么久?!”
  乙说:“我说不过你。有这样一句话不知道恰不恰当:好死不如赖活着。”
  甲不语。
  乙沉思了一下说:“要不我们来个角色转换?”
  甲(迟疑且惊讶面对观众):“难道他知道我的身份,明白我的意图?”
  乙继续说:“现在我是你老婆,我得了癌症,你是健康者。”(跑去拿条毛巾裹着头,做女人态)
  甲指指乙,面对观众笑了笑,做恍然大悟样。
  乙挽着甲说:“老头呀,我和你说个事,小儿子开春就要结婚了,我不想去医院治疗了。”
  甲说:“那怎么行?”
  乙说:“我现在又不是原发癌,都转移到头上去了。治愈的希望也不大了,还要花费那么多钱。”
  甲说:“儿子儿媳懂事,他们说了,一切从简。”
  乙说:“这我知道。老头呀,我也舍不得你们,可我还是想……想……”
  甲说:“老婆呀,我们风风雨雨走了几十年都没有松过手,你现在要放开我的手?”
  乙哭泣说:“不……不……不是的。”
  甲说:“不要胡思乱想了。你当初的精神哪去了?去治吧,最少都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,就是一半的希望呀!”
  乙说:“可我这样拖着你,也不是办法,你的身子骨也不硬朗,我也不忍心。”
  甲泪流满面说:“我的傻妹子呀!你这样反而会让我们不安心。你想想,我们就是彼此的拐杖,你不在了,我走不动的时候,谁来搀扶?你要相信,我这根拐杖随时立在你的身旁。”
  乙泣不成声了,大声地说:“别说了,别说了,太感动了。我治,我治。”(乙扯下毛巾,蹲在地上哭)
  甲抹去泪水,定了定神。
  甲扶起乙说:“老弟,你?”
  乙说:“老哥呀,我想起了我死去的老伴,她现在一定在九泉下笑话我这么容易被打倒。临死前她说过,要我做儿子的榜样,还要替她活上几十年。我那可怜的孩子,几乎24小时都在工作,为我赚那治病的钱。我现在不配合医生、放弃治疗,怎么对得起儿子的无怨无悔?!”
  甲说:“老弟,你的意思?”
  乙急切地说:“老哥呀,我其实在这白白躺了一个星期了,不知道又繁殖了多少又肥又壮的癌细胞。你可别拖呀!”
  甲说:“嗯。”
  乙说:“你这个转移的更要抓紧。”
  甲说:“我知道。”
  乙说;“我们共同形成统一战线,赶跑癌细胞。”
  甲伸出手:“接受治疗。”
  乙握住甲的手:“对,接受治疗。”
  【护士长手捧盛着挂点滴的药水、消毒水从左上】
  护士长面带微笑,跨过门说:“谁先挂?”
  甲乙抢着说:“我。”连忙又互相客气地说:“你、你、你。”
  甲把乙按在床缘说道:“你先吧。”
  护士长挂好点滴,对甲说,:“谢谢你!”
  甲说:“不用谢。有道是:生命诚可贵,亲情价更高。”
  乙不解地望望他们俩。
  护士长指着甲说:“这位是抗癌协会的爱心大使……”
  未等护士长说完,乙说道:“老哥,你是专门来做我工作的?不是来治病的?”
  甲笑道:“我既来治病,也来当你的同盟军,一条战线的。你今天的表现才真正的称得上不折不扣的爱心大使!”
  乙指指甲笑着说:“你呀,你呀。”
  【落幕】甲、护士长都会心地笑了。笑声回荡着。

文章录入:天天向上    责任编辑:天天向上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    网友评论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没有任何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