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咖啡吧 >> 小品剧本 >> 搞笑小品剧本 >> 文章正文

3人搞笑小品·女儿的婚事 赞美领导

作者:怡情雅致 来源: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:2013-12-10

——根据鹿秀辉小品《乘龙快婿》改编

演员:3人(1男、2女)
角色:
黄小玲(50多岁,晓红妈)
李晓红(26岁,名牌大学毕业生,外企白领)
马乘龙(28岁,晓红初中同学,“富二代”)
场景:晓红家屋内
道具:一张桌子,两把椅子,水壶,水杯,电话。
人物:黄小玲,马乘龙
晓红妈(戴着围裙)边上场边唱:
俺外甥在部队,给俺来信,来了一封又一封——
大家说我唱得好不好呀?好!(自己大声叫好,鼓掌)
俺叫黄小玲,是个下岗工。这下岗可没失业,我在家成了三转夫人。每天我是绕着厨房转,围着老公转,跟着孩子转,我是一心一意操持这个家呀!其实俺家大壮早就说了,说:小玲呀,你嫁给我就什么也不用干了,就在家看看家,护护院儿,刷刷锅,做做饭儿,打个麻将摸个牌儿,没事了捎带着给俺生个孩儿就可以了,这养家糊口的事儿啊就交给我这个大老爷儿们了。哈哈哈哈,您都不知道啊,俺挪老头儿在家里啊就是个闲嘴控。咦?刚才说到哪儿了?对!俺家大壮你们都认识,那可是孟电集团的先进标兵啊!想当年追求我的人排一长溜儿,我都瞧不上,偏偏相中了这个黑不拉叽哩的李大壮。不过,我这一生没有选错人,俺大壮这个人啊!是上鞋不用锥子——真中!哈哈哈哈——您要问每天高兴个啥?我告诉您,我是生养了个好闺女呀!俺闺女呀可争气了,不仅考上了名牌大学,毕业后呀,还在郑州一家外企当“白领”!啥?啥是“白领”?连这你都不懂?“白领”,就是不用干活儿,白领工资呗!哈哈哈——想起俺闺女呀,那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比我年轻的时候还漂亮三分,咋说哩吧?那是人见人爱啊!你们要是瞧见她呀?就知道我可不是跟你喷哩!所以呀,我每天就像吃了笑妞娘的屁一样,不胳肢我我都想笑啊!哈哈哈哈——今天有喜事一桩,俺晓红她姨给她介绍个对象,今天见面儿,男的叫马乘龙,说是家产千万,年貌相当。说归说,是真是假见了面一试就知道了,闺女找对象哩,丈母娘不先把把关会中?哈哈——(抹桌)
马乘龙提高档礼品上,抿头发,擦皮鞋,得意洋洋地:
“人逢喜事精神爽,今天来见我未来的丈母娘,再见见我的梦中情人李晓红。我听说晓红谈了个对象叫王庆涛,那是俺的初中同学,我比他俩大两岁,因为啥?因为、我退班了呗!咋?我上完初中就不上学了,我是学历不高,可我认字不少呀?这不,你们瞧瞧我穿的“彬彬西服”,是不是可上档次?(摆谱)想当年、啊不、包括现在,晓红都是所有未婚男同学的心中偶像。今天为了给她留下个好印象啊,我是清一色的名牌包装,还带来两条金项链,肯定能打动她娘俩儿的心。说实话,当今社会是‘有啥别有病,没啥别没钱;虽说金钱不是万能的,可没有钱呀,是万万不能地!我今天是老关爷找大哥,一定要过五关斩六将,不达目的不罢休啊!哈哈哈哈”(抬头看)孟电花园8号楼一单元东户,对,就是这儿。(转到舞台对面)哎!到了,待我叫门(按门铃)
黄:(开门)你是?
马:阿姨你好,我是马乘龙。
黄:啊,你就是她姨说的“富二代”?啊,不是(尴尬地),是小马呀,快进来,快坐(接过礼品放桌上)。
马:(坐下张望)晓红她没在家?
黄:(边倒水)一会儿就回来了,我昨天给她打过电话了。不过呀,没说是啥事,只说是我想她了。
马:啊?啊!我明白,明白。
黄:(递水杯给马)小马呀,你父母都挺好?
马:挺好。
黄:姊妹几个?
马:我是千顷地里一棵苗啊!
黄:哦,独生子啊!啥学毕业?
马:初中!不、不,高中读了、一年半、两年!
黄:(不高兴地),俺晓红可是名牌大学生哩。
马:知道、知道,我和晓红是初中同学,我对她的印象可好了,她在学校老是第一名,她——
黄:(不耐烦地)你家里是做什么生意的?
马:(高傲地)嗯,目前开了3家分公司,属于食品加工业,每年不多,挣个三五百万不成问题。
黄:(脸色缓和,亲切地)你,再喝点水,我打个电话看看晓红回来了没有(转身偷偷地对观众说)还真是一条大鱼啊。(偷笑)电话铃响,黄接电话
黄:喂,晓红?你咋还没回来哩?啥?快到家了?好好,赶紧回来吧,妈都想死你了!(对着电话亲一下,放下电话转身)小马,别急,晓红马上就到!哈哈哈
马:哦,好的,黄阿姨,我给你带了件小礼物,您一定要收下。(从衣兜里掏出盒子递给黄)
黄:这,这,不合适吧?初次见面咋好意思收你的礼物呢?(边接过边说)这里边是啥啊?
马:是金项链,孝敬您老的,另一条给晓红,算是见面礼!
黄:(打开盒子,拿起项链)这么沉,怕得几千块吧?
马:8800,图个吉利,还请您笑纳。
黄:嗯,好好好,哦,你坐,你坐。
马:哦,好好,不客气,不客气。
(晓红背着包上场,边走边打电话)庆涛,我今天回来了,中午到我家吃饭吧!啥?正在上班啊?啊,那好吧。啥?哦,我还没有跟妈说咱俩的事儿呢!我到家之后就和她说,好,好,那说定了,好的,拜拜……(装起电话)哎!到家了(按门铃)
黄:哦,一定是俺宝贝闺女回来了,待我去开门,哈哈哈哈!(开门)
红:妈——(抱住妈妈亲一口)
黄:哎——妈的小棉袄哎——(抱住晓红回亲一个)快让妈看看瘦了没有?
红:我是没心没肝没肺,能吃能喝能睡的,咋会瘦得了啊!
黄:死丫头,净跟妈耍贫嘴。(轻轻地拍打一下晓红)
马:晓红,你好!
红:咦——,你是?
马:噢,我---,我---我是马乘龙啊?你忘了,咱俩是初中同学啊!
红:哦,还真记不起来了,哎,你怎么在我家?有什么事儿吗?
马:哦,我——我——
黄:哦,来,闺女,先坐下,妈跟你说啊,小马呢,是您二姨给你介绍的对象,今天来就是让你们见见面儿,说说话儿,你也老大不小了,大学也毕业了,工作也安排了,该考虑婚姻问题了,(偷偷地耳语)妈还盼着抱外孙哩!
红:妈,你咋不早跟我说了,这婚姻大事非同儿戏,你总得先跟我商量商量吧?再说了,(拉黄至一旁耳语)这个人油头粉面的,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。
黄:说啥话,人家可是千万富翁的公子,标准的富二代啊!你嫁过去有享不完的福。
红:妈,现在的富二代呀,有几个有出息的,还不都是一些依靠父母吃饭的啃老族!仗着家里有俩臭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!整天就知道在外边沾花惹草,花天酒地。嫁给这样的人别说享福了,不受气就不错了!
黄:那有钱总比没钱好吧?谁不想把女儿嫁给一个有钱人家?
红:有钱是好,可是那得看是谁挣得,我要是想找个会挣钱的,我直接嫁给他爹不比嫁给他更实惠吗?
黄:(轻轻地拍打一下)傻闺女,净说那不透气儿话,他爹比我岁数儿都大!
马:阿姨,你们说啥了?
黄:哦,没说啥,没说啥,你坐,你坐,喝水,喝水。
红:哦,马乘龙,你先坐啊,这有本书,你先看着,我和俺妈说点事儿。
马:哦,好好好,你们说,你们说。(暗自高兴)
红:(拉妈妈至一旁)妈,你看他长挪样儿,不用化妆背个铁刨就能在西游记里当二师兄了,我,我看不上他。(撅嘴)
黄:你看不上?这、这、这、我都收了人家的礼物了。
红:啥?你都收了人家的礼物了?妈,你咋恁糊涂了?你没跟我商量就敢收人家的礼物?你赶紧给他退回去。
黄:闺女,妈这也是为你好啊!
红:妈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可是你也要尊重我的选择吧?有钱不一定就是好人啊,咱看重的是人品,不是金钱!再说了(和母亲耳语)
黄:(喜笑颜开)啥?你自谈好了?好你个透专闺女,咋不跟妈早说了?让妈在家为你瞎操心?
红:妈,我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?
黄:你这死妮子,还跟妈玩起游击战了!快说说,谈的那个对象是哪里的?长的怎么样?他爹是干啥的?他是干什么工作的?家庭条件怎么样?家里房子怎么样?有车吗?
红:妈,看把你急的,你先把东西退给马乘龙,再把他打发走,我再跟你细说!
黄:好好,我这就打发他走。(转身)二师兄,
马:二师兄?谁是二师兄?
黄:(尴尬地)不不不,小马呀!是这么回事儿,俺闺女说了,她的二师兄也在追求她。再说这婚姻大事啊,不是耍的,不是去市场上买菜,茄子卜瓜的喜欢吃什么买什么。这是你的项链,你先拿回去,等俺商量好了再通知你好吗?对不住了啊!
马:阿姨,你看,礼物你都收下了,咋能说退就退呢?
黄:哦,呵呵,结了婚过不好还能离婚了,您俩的事儿八字还没一撇了,再说了,婚姻大事得看儿女们的意思,俺这当娘的怎能包办呢?
红:马乘龙,对不起啊!我实话告诉你吧,我已经有男朋友了。
马:啥?你已经有男朋友了?那你妈咋还约我来你家见面儿了,感情你们是在耍我了吧?
红:看你说那啥话?谁耍你了?俺妈她不是不了解情况嘛!
马:晓红,你的那个男朋友是谁?他家比我家有钱吗?
红:哦,(摇摇头)没有!
马:长得有我帅吗?
红:没有
马:那你看上他啥了咖啡吧剧本网?
红:人品。
马:人品?人品多少钱一斤?别给我整那些没用的。人品能当饭吃?能当钱花?能当衣穿?还是能当车开?
红:啥也不能,可是您俩比起来,我感觉和他在一起比和你在一起心里踏实,有安全感。
马:我也能给你安全感啊!谁要是敢欺负你,我让他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!
黄:别说的瘆叨叨的,杀人是要偿命的!
马:偿什么命?大不了赔他点钱了事儿,俺家有的是钱!
红:好好好,您家有钱,俺是穷光蛋,咱两家门不当户不对,俺高攀不起!你走吧!
黄:你这孩子越说越不照路儿了。
红:妈,别跟他啰嗦了,你让他快走吧,我一分钟都不想再看见他。嗑瓜子磕出来个臭虫,啥人嘛!
黄:对,骚狐狸嗥嗥两声装什么尾巴狼!我马上就赶他走。有俩臭钱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了!(转身)
小马呀!
马:阿姨,你看我和晓红的事儿?
黄:你俩的事儿到此为止吧!晓红有她自己选择的权利。
马:那——我送你的礼物?
黄:(掏出礼物)原封不动地退给你
马:(接过礼物)阿姨,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?
红:马乘龙,天下的女孩很多,你家那么有钱,还怕找不到一个称心的?你真的不适合我,你快走吧!
马:好好好,走就走,我就不信,离了你的马尿我还不行船了!
黄:没有你的唾沫俺家的茅缸还不满了?走走走,快走!俺家不欢迎你!(把马推出门外关上门)
马:唉!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,谁知道我今天抓了瞎。这家人啊,太不可理喻了!哼!(一甩头悻悻然而下)
黄:呸!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什么东西!看着就让人来气!
红:妈,别生气了,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。
黄:对,这种人迟早是进监狱的料!
红:呵呵呵,那是早晚的事儿,所以啊!吊儿郎当的富二代是靠不住的!
黄:(转怒为喜)红,快跟妈说说你那个对象的情况。
红:妈,你还记得我的高中同学王庆涛吧?他爸和我爸都在孟电工作。
黄:记得,咋啦?
红:嗯……你觉得他人咋样?
黄:怪老实个孩儿,像他爹,你咋想起问他啦?对了,听说他没考上大学。
红:是,高考那一年,他得了一场大病,没有参加考试,可惜啦,平时他比我的成绩还好呢!
黄:挪确实可惜了,他就没再考?
红:(高兴地)他说,条条大路通罗马,干嘛非挤独木桥呀?身体恢复后,他参加了工作,勤学技术,现在呀!是孟电集团的技术尖子,马上要从技术骨干被培养成党员啦!就像他说的,无论做什么工作,都要体现自己人生价值。
黄:嗯,孟电也真是个好单位呀!出人才。董事长和总经理都是全国劳模。最近听说范总评上了全国道德模范。
红:对,是真的。妈,你想想,有这样的好领导,职工还会错得了吗?
黄:这个不用你跟妈说。别忘了,你爸也是孟电的先进工作者。(面带得意之色)
红:妈,看把你得意的?嫁给我爸不后悔吧?
黄:后悔,咋不后悔!他整天就知道工作工作工作,家里的事儿啥也不管,还给我生个这么淘精神的女儿,我能不后悔吗?哈哈哈
红:妈,你就卖阁料翘吧昂!(搂住妈妈撒娇)妈,这么说,你同意我和庆涛谈恋爱了?
黄:同意,咋不同意,俺闺女相中的人还会差老!快说,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?
红:我和庆涛商量过了,元旦结婚(害羞状)
黄:好好好,太好了,妈就盼着这一天了!
二人一起站起面向观众。
黄:到时候大家都来喝喜酒啊!
红:(搂住黄的脖子)妈——
二人谢幕
(全剧终)

文章录入:天天向上    责任编辑:天天向上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    网友评论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没有任何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