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品剧本,搞笑小品剧本,小品剧本大全,小品剧本 搞笑,小品剧本网,校园搞笑小品剧本,小品台词,小品剧本哪里找,原创小品剧本 小品剧本大全,全国最大的免费小品剧本平台,和您分享各类最新原创小品剧本、小品台词及话剧剧本资源。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
二锤和婆姨 (陕北方言2人小品) 文化小品
作者:Black Clover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点击数  更新时间:2013-12-20 23:41:00  文章录入:天天向上  责任编辑:天天向上

 

人物:巧(农村中年妇女—聪明、自信)
二锤(农村中年男子—憨厚、幽默)
地点:绥德火车站出站口前
画外音:【火车站广播:XXX次开过来进二站台四道,工作人员注意接车……
【二锤背着草帽,脖子上搭着毛巾,一手提着一塑料袋碗托、黑粉、羊杂碎,打着手机从右上。
二锤:(打电话)歪—巧!歪!歪!又没电了,哎!张士贵的马—-正用起就倒下了,把他妈妈的!(张望一下喊)
嗷—巧!(头向观众)你问我给谁打电话哩,给谁?给我婆姨打哩嘛!你问我婆姨是谁,我不给你说,想听哩?用关中话说,婆姨就是屋里头的。给你说昂,我婆姨这回做下个赢人的—到美国给国家争光可览,也是给我二锤争光可览。啊呀!不给你说了,赶紧接人可哩!嗷—巧!咋不知道到拉那览?
【巧带蝴蝶型墨镜,披风衣,穿秧歌黑马甲、绣花鞋,拉着旅行包从左上。巧有意挡住二锤的去路。二锤躲,巧挡,二锤又躲,巧又挡。
二锤:(恼了)啊呀!你这人怎么啦?想和我戏耍哩,我这阵可忙哩,不跟你耍。(对观众)这人敢象个半吊子!
巧: (张开双臂,欲热情拥抱)哈罗! 1.
二锤:(惊讶地)啊呀!我的妈呀!我二锤是个正经人,不敢周谷(这么个)!
巧:(取掉眼镜,娇嗔地张开手臂)哈罗!
二锤:(吓一跳)哎呀!妈呀!你哈罗哈罗,我咋以为你是个外国人哩,心里盘算:要拉手手亲口口也不是个地方呀!这外国人比咱陕北人还足劲哩,咱陕北人唱起来火辣辣的:你想拉我的手,我想亲你的口,拉手手亲口口,咱们旮旯里走。实际没奴(那么)胆大!
巧:是不是?人家没奴胆大有可能哩,你二锤胆子还小吗,那年我第一次见你,你就想(做努嘴壮)奴家来来!
二锤:(故作不知)怎家来来,我忘了,一满忘得黑格潭潭家。
巧:你老实不老实各自还不知道?
二锤:(打量婆姨,嘴里咂咂有声)啊呀我的神神,一满出了三六天门,就好象蜂窝里飞出个闪闪(蝴蝶),尿可来来,巴下啦—大便(变)了。来!咋亲亲!哈罗哈罗!
巧:(一把拉过二锤,左右窥视一下)可不敢瞎说览,膈应死人览,不怕丢人?
二锤:丢人?丢什么人?丢人不怕,怕丢钱哩。再说,咱是有牌牌的一对对,就这哈罗两下有什么哩,你不是刚才要哈罗哈罗吗? 2.
巧:人家外国人哈罗哈罗,轻轻地抱抱,挨挨脸蛋是一种文明礼节,不像你一弄就像啃猪蹄子一样……
二锤:我这人爱实在,不来那号轻皮特搜…..你这向一走,黑里家真个一满睡不着……
巧:咋看你,胡各塔(说)什么哩,二百五!平常扭个秧歌,头摇得格散散的,能的不行,兴头晃脑的,有点福气彻叫你弄了个听尽!
二锤:啊呀!天大大!说什么哩!头摇得格散散家,人家都说格散散家好看,你要摇起来比我还格散哩!咋看看你那脸蛋蛋,看看你那嘴唇唇,当我看不出来!不是有奴句:红脸蛋蛋,绕什么汉汉……
巧:(恼)说什么哩?憨熊样!
二锤:耍的说哩嘛!你不是刚才哈罗哈罗的耍耍哩昂?咋甭害气!
巧:谁害气了?
二锤:不害气就好。(对观众)你们看看我家婆姨,式子硬着哩,长得美着哩昂。真个忘了告诉你了,能不美哩吗,我婆姨娘家是三十里铺它弟弟—四十里铺的,我丈母是米脂娘家,四十铺离米脂就(用拇指和食指比划着)周远远,最少也是个半期米脂婆姨哩—也算个名牌哩!我二锤正儿八经绥德汉。你问我家哪的,哪的,三十里铺它哥哥的—二十里铺的。 3.
巧:(不耐烦地)看把你能的,还三十里铺它哥哥哩,怎人家一唱就:(唱)提起个家来家有名,家住在绥德三十里铺村……怎没听人家唱家住在二十里铺村?
二锤:咋俏俏家做你的,咱二十里铺立马就出名了,快唱二十里铺了。
巧:怎就出名了?看把你美的,要唱也得唱成我娘家四十里铺,能轮上你二十里铺?
二锤:老祖尊说了: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嫁了我二锤,就成了二十里铺的人了,你出名览,二十铺不就跟着出名了。人家一说,都会说那谁嘛,那二锤家婆姨嘛!
巧:你想的美,要唱嘛(思索的地),就周家唱:提起个家来家有名,家住在绥德四十里铺村,牌路石狮子太有名,羊肉面好吃最正宗。
二锤:(拍拍手对观众)看看!这就是我二锤的婆姨,可有才哩,和景德镇的瓷器一样—一套一套的。
巧:你才发现,你不服气,不服气来两句!给咱也来俩句!
二锤:服气!可服气哩!你尔格是名人了,比凤英名气大下了,不敢不服气!
巧:真个?
二锤:真个.你咋详情里嘛,三哥哥的任务在定边县,三年二年和凤英见不上个面,凤英撑死也就去了回定边
4.
县,中间还在马蹄沟闲了一夜。(面对观众)你们说,这能和我婆姨比哩!我家巧(雀)长膀膀着哩,膀膀一忽闪—儿一下就飞到美国了,给美国人露了两手,儿一下就回来了,你看着,以后《三十里铺》就会升级了,升级到《二十里铺》了,你们信不信?
巧:倒览!反览!要升级也得从三升到四(回头对观众),大家说对不对?
二锤:可憨哩,人常说:嫁出的女,泼出去的水,咋升到你四十铺可!咹!没反列正!反正你以后忙呀,忙得你七踏踏加上一踏踏--成八(不)踏踏......
巧:怎家就忙成奴谷?
二锤:怎家?出名了嘛,你想嘛,美国都请你去扭秧歌、剪窗花,那不美的国不是更要请哩吗?
巧:咋不应瞎说了,赶紧回,可想咱女子哩,女子咋不跟得来?
二锤:女子咋不能来,念书要紧嘛,再说,女子来了(和观众交流)敢周家说话哩。
巧:咋样欢回,我咋除了想女子想得不行,就想吃咱那碗托杂碎哩。美国那饭我一满吃不惯!
二锤:想吃得额哩?(提高塑料袋)拿着哩!想吃咋圪蹴这摊摊哩吃,忘里要个筷子览,咋等给阵回家吃昂?你咋真个一满没想我? 5.
巧:没嘛。
二锤:晓奴家我给你买个屁,我咋说你爱吃那碗托、黑粉、羊杂碎,早早家跑到北门湾买的薛家畔的羊杂碎,到龙湾买的年的黑粉猪头肉。咋不想我顿家我喂狗可呀!真没想我?
巧:没!看你那憨样!
二锤:(面对台下学婆姨的腔调) 没!看你那憨样!这我知道哩,说憨样就是暗号照旧。哎!我说娃他妈,咋你还没给我说你给人家表演里些什么,踢场子没 ?
巧:踢了。
二锤:人家喜欢着不?
巧: 可喜欢哩,我就周谷(转眼、云手、挪碎步,亮相)二锤:你一个人?
巧:和那个薛家河那谁......踢了个场子,哗!
二锤:哗!下雨啦?
巧:土!拍手哩嘛,大炮筒子围了一圈,直喊OK哩!
二锤:还有大炮,有二炮没?我问你,那个谁—是谁嘛 ?怎家嘛?
巧:什么怎家嘛?
二锤:和那个谁嘛!飞飞眼,摇摇头,头摇得格散散家.....
巧:飞啦摇览,你不舒服?
二锤:舒倒是舒服着哩,就是有点不所在。 6.
巧:我就知道你那七十二个心眼眼,小的连根细线线都穿不 过可。你觉得不所在,不所在咋离了
二锤:你看你,害气了?和你耍的说哩嘛!
巧:要害气,二十年前就叫你气死了!
二锤:(做个鬼脸)逗你里嘛!(看台下)看看我家婆姨:白格生生,水格灵灵,眼眼黑豆豆,真像她舅舅!
巧:(惹不住笑了)就你前面那个熊样就不想给你看了......
二锤:什么?看什么?
巧:看你想看的,咋睁开你的毛眼眼,看看这是什么哩?(掏出一张银行卡)
二锤:什么?有名片了?
巧:眼眼睁开看灯灯!
二锤:(眼睛乜斜一下对观众)银行卡我认得哩!(问婆姨)多少?
巧:认得哩昂,你猜!
二锤:谁给的?
巧:我挣得,你不信?剪窗花挣得。(伸出食指)
二锤:没说不信嘛!可信哩!十块?
巧:嗯--往上说!
二锤:一百?一千?敢不会是一万吧?
巧:嗯—再往上!
7.
二锤:(来精神)十万!(用手指通通耳朵咖啡吧剧本网)是不是我这耳朵有毛病了......
巧:(得意地)税后十万美元!
二锤:(扳扳指头)乖乖!这下可发日踏了!
巧:(眉飞色舞地)那天来了好多人,看我表演哩,我蹭蹭先剪了个二龙戏珠,人家问卖多少?我就咋了一个指头。人家就给了一万;蹭蹭又剪个丹凤朝阳,蹭蹭又剪了一个喜鹊登枝,蹭蹭又一个,蹭蹭又一个,最后剪了个老鼠家出嫁女子,人家抢的不行,一气又剪了几个老鼠嫁女.......
二锤:我的天大大,没想到我婆姨这手艺周值钱哩,不得了览。(对观众)看来今后这做饭洗恶水短不下是我的营生览。
巧:(掏出几份合同)看看这是什么?
二锤:什么?还有钱哩?
巧:剪纸供货合同,我给咱二、三、四十里铺都定下单子了。
二锤:你这下可比凤英还凤英了!(唱)提起个家来家有名,家住在二三四十里铺村,村里出了个新凤英,他是我二锤的屋里人。(摇摇头)
巧:看把你能的。看我的,我这回真的要给你来个硬式子哩!(比划着来几下洽恰,伦巴,吉特巴)人家叫我给教秧歌哩,人家也给我教得这洋玩艺,怎着哩? 8.
二锤:这洋玩艺我不会,把他家的,还是我们陕北那头摇的 格散散大秧歌足劲:(比划着打几下腰鼓后扭起大秧歌)锵锵嘁呛嘁.........锵锵锵锵嘁锵嘁!
巧:(惹不住和二锤对扭起来):锵锵嘁呛嘁......锵锵锵锵嘁锵嘁!

 

 

 

2013年12月20日改编至牛恳剧本《巧巧婆和憨憨爷》
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